第95游 死亡之穿越道

    “什么······意思?”他压根不知道什么神之游戏宗家,没见过,也从未听过,为什么说只有他才知道神之游戏宗家的所在?

“你知道神之游戏宗家的名字吗?”神风·E·耿笑着,他那些个儿子都一个样,从不会介绍自己,哪怕对方是自己至亲的亲人。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仇中异使劲摇头、拼命地摇头。废话,他要是知道的话才怪啦,也不想想他才在这边的世界呆了多久。

“神风·天。现任神之游戏宗家的名字是----神风·天!”

诶?似乎在哪听过?啊嘞?好像是几个星期还是几个月前······

----这个拿去,是可以证明你的身份的神风家真传的吊钟。去到那边的话,只要把这个拿给当家的看并报上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名字?仇中天吗?----

----不,不对。老爸在那边世界的名字是:神风·天----

啊嘞?似乎他老爸也叫做神风·天。同名同姓?不,不对啊,耿爷爷说过身份呢个急啊不可能出现同名之人的,家族外的人更是不可能使用神风这个姓氏的。难道······

“神之游戏宗家是老爸?!”不会吧?不可能吧?那个憨厚、缅甸、老好人一个,被骗了还会感谢对方的老爸就是那个传说中威严无边际、厉害的无以复加、不可言传的的天才型现任神之游戏宗家??????形象差太多了吧?

神风·E·耿点了点头,粉碎了仇中异脑里残余的最后一丝挣扎:“没错,就是那个二十八年前闹失踪,十八年前莫名回来又莫名当上了神之游戏宗家的放荡儿子。哼!真搞不懂他哪来的本事拿得下那个名号。”

一提到他那个大儿子,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再见到那儿子的话,他绝对要宰了!翘了他好几年的训练课程闹失踪,他可是会记恨一辈子的,觉悟吧!嘛,不过看在儿子为他生了一个孙子的份上,他可以从宽处置,哈哈。

绝望了!

神风·天(仇中天)在另一个世界,仇中异的穿越口被毁了,根本无法进行穿越。直接联络老爸让他过来这边也是不可能的吧?偏偏的老爸又是那个唯一可以救得了艾特的人,真的是最糟糕的状况了!怎么办才好啊?!

仇中异趴在地上,已完全失去了奋斗动力。他对不起艾特,对不起雪薇,对不起月白,对不起······月白?对了!阎界虽然没法进行次元转移,但······

仇中异唤出了抉择剑。神风·E·耿当场惊呆了。抉择剑虽然只是A级的现实游戏道具而且杀伤力很低,但却是不可多得的道具,,全区域只有一把的,跟显像镜一样,连见上一眼都是难之又难的。

毫无预警的,仇中异把剑刺向了自己的胸口,贯穿了自己的心脏。神风·E·耿吓得脸都苍白了:仇中异可是他仅有的、唯一的孙子啊!!!!!!!!!啊啊啊啊啊!!!!!

着急的神风·E·耿立即把百宝丹拿了出来,却在喂食仇中异的前一秒掉到了地上,因为本该用嘴接住这颗百宝丹的仇中异的身体,突然消失了······

剑贯穿了仇中异胸口之后,仇中异再次置身于白茫茫的三无之地。这个空间只有两条道路,道上分别站着两个穿着纯白古服的双胞胎女子,看不清脸。

「选择死亡吗?还是长生不老吗?」两个女子同时问了同一个问题。

又来了,完全不着边际的问题,无论选择哪个,,之后发生的绝不仅仅是字面上所回答的而已,他已经亲身经历过了。这回该回答什么呢?回答什么才是正确的呢?啊!懒得想了!

“活着!活着穿越回去!”仇中异大喊!

「明白了。」两女子笑着消失了。

那一瞬间,支撑住仇中异的地面突然凹了下去,仇中异的身体猛地下坠,一直下坠,以每秒一万米的速度下坠,吓得他闭上了眼睛。在感觉到屁股着地的痛楚之后,仇中异睁开了眼睛,赫然发现这是他家。

仇中异立即看向客厅墙上的钟表:凌晨:5,老爸快回家了,正好!

果然,那一刻,值晚班的仇中天下班回来了,仇中异马上冲上去,也不管辛苦工作了一整天的仇中天有多想睡,硬吵着要仇中天立即穿越过去。仇中天莫名其妙,按他的理论,仇中异是不可能回到这边的,他以为自己因为工作太累而出现了幻觉。但他马上就被仇中异给粗鲁地摇清醒了。

仇中天拼命地让仇中异冷静,这才听出了事情始末。然后,他见到了站在仇中异身后的阎界,俊眉皱了起来,脸色很不好看。月白之事他也有所耳闻的,他也觉得那种危险的游戏道具该封印起来才好。但现在的月白(阎界),似乎跟十年前有什么不同了······

“明白了,我去处理一下吧。你是用的是‘死亡的穿越道’吧?休息两天再回去,不然会有危险性的,毕竟你那条穿越道封闭过一次,非常的不稳定。”

“哦。”仇中异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神经也松弛了下来,他就这么在沙发上睡着了。

仇中天再次回来的时候,已是第三天早上了,仇中异那一觉足足睡了两天。嘛,游戏中所过的天数就是他熬夜的天数,没办法的啊,毕竟是面向普通市民的一般游戏,非正规的大型游戏,没有睡眠处理装置也难怪。

“怎么样了?”仇中异一见到仇中天便急忙问。

仇中天给了他一个胜利的手势,仇中异当场兴奋地跳了起来。与他相反的,那边世界,被神之游戏宗家莫名地辩护了的圣伟达·A·艾特,对仇中异是神风家的人这件事,再次皱起了眉头······

(第95游,完。请期待:第96游,意外收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