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游 同一类人

    异变了的游戏机中,圣伟达·A·艾特成功进入了扭曲了的游戏的时空中,在那,他发现了十年前的好友,本该已死去了的他心中永远的痛—月白。那种巨大的冲击让他吓得忘了去追击一之鸣·B·长风。

眼前的人是现实吗?还是幻影呢?

“月······白?”真的是你吗?

“哟,好久不见了,艾特。”阎界慢慢地转过了身子,露出了一张绝世倾城的脸,他跟十年前一样美得不可方物,但,却多出了一种淡淡的哀伤、一种深沉的怨气,和一种邪魅的气息。

同样的样貌,同样的声音。十年前在他面前自杀身亡了的女人就在这里,与十年前一样的年龄。

“不好意思,十年前对你做了那种事,可是我要说,那并非我的意志······”月白哀伤地说。

“我知道,我知道······”月白给他的感觉不同了,天真活泼的浪漫空想主义者已经不在了,十年前月白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不得而知,但是,他会查出来的,无论得花多少年!

虽然不知道艾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既然艾特进来了这里,就表示他可以出去了是吧?仇中异一脸期待地看向艾特,艾特这才发现这个废弃医院的庭院内还有仇中异的存在,让他十分不爽,难得他和月白久别重逢······仇中异的身上,有什么改变了。

艾特皱起了眉头,有非常不好的预感。于是,他首次戴上了透析镜。然后,他的表情暗了下来,十分哀伤的样子。就算是十年前,月白也没有与他缔结誓约,只是待在他身边,做为他的游戏道具为他出力而已。

“为······什么······”艾特低下了头,声音有点嘶哑。

“因为他和我······是同一类人。”月白知道艾特问的是什么,“我无法待在你身边,对不起······”

“那你就可以呆在仇中异的身边吗?!”艾特抬起了头,瞳孔重度扩张,脸上青筋暴现。他很生气,非常的生气,所有的一切都是月白那女人在单方面的决定,事前事后都没有告知他缘由的打算。

“对不起······”

久违了的“对不起”。十年了,为什么还要对他说“对不起”?既然还活着的话为什么不回到他的身边?为什么和他在一起不行,和仇中异那小子在一起就可以?!而且还缔结了誓约!什么都不告诉他,只是一味的道歉,她以为他会接受吗?!

巨大的气流自艾特的身上发出,四周的建筑全化为了碎末。要不是风遁保护了仇中异的话,相信仇中异早飞出十万八千里外去了。那气流充满了杀意,而且都是冲仇中异来的,就算艾特的脸上没事,眼睛的色彩也跟平常没什么不同,但仇中异被盯得全身紧缩,差点想拔腿就跑了。

阎界似乎和艾特有什么渊源,仇中异虽然不知道两人的关系,但是他已经被艾特盯上了,那是不会错的,如此强烈的恨意,白痴都感觉的出来。

好一会儿,仇中异还以为自己要死了,不过,最后他还是活着离开了游戏机。让N多人人仰马翻的异变游戏软件也在阎界走出了游戏机的那一刻碎裂了。再次见到与月白样貌一模一样的阎界(阎界本名月白,在灵魂一分为二的现在为自己取了阎界这个名字),水鸣·A·泽多与市东·泽几都吓呆住了,他们一族受命封印并且监管月白的,虽然不知道封印为什么会被打开,但现在月白存在于现实中,他们一族不是被圣伟达家族乃至长老会流放就是被艾特大人或者月白给灭族,不管是那边都只有一个字—死!

xiashuba.com

可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出了游戏机后的阎界,失去了遇到仇中异之前的事的记忆,不,不如说她舍弃了以前的记忆,她说想重新开始生活,仇中异明白的,所以他并没有追问理由。但是艾特的心理很不平衡,因为月白忘记了关于他的记忆。他现在真的很想大闹特闹,顺便拿瞒着他月白的存在的市东家族血祭。不巧的是,长老会派人来抓人了,证据确凿,坏了规矩的艾特被捉走了。

事情渐渐的往仇中异无法理解的方向发展了。来势汹汹的、统一穿着绿色军装的特卫队,二话不说就给艾特扣上了封印道具使用权及武力使用权的封印环扣,就要押走了。

雪薇惊呆了,脸色发白、全身颤抖、挫败地跪在了地上。这地下室内的几千人也全都吓傻了。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事情似乎很严重,察觉到了主人仇中异这复杂心境的阎界,毅然决然地站到了特卫队队长的面前。

“艾特,你还是收起自己的游戏道具比较好吧?”特卫队的队长看向身后的艾特,“抵抗‘特卫队’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现在只是‘请’你去解释事情的始末,并非扣押定罪!”

“这叫‘请’?”艾特鄙视地笑了笑,接着一脸落寞地回过头,恶狠狠地看向仇中异,“那不是我的东西,是那家伙的,有问题找他去!”

仇中异这才知道阎界阻碍了执法人员执行公务,急忙把阎界叫回来,但阎界不肯,说因为主人的心里不希望艾特被带走,因为艾特是为了主人才违规进入游戏的,还说了一之鸣·B·长风才是耄事者的相关事情经过。但是长老会那边的智能电脑内留有违规记录的,只有圣伟达·A·艾特一个人而已,特卫队的人也只当阎界在放屁。

“仇中异,你还是把自己的现实游戏道具收起来吧,等下能洗清的罪名也会因为你的瞎搅合而成事实的了!”特卫队的队长看向仇中异,大吼着。老实说,他也不想扣押圣伟达·A·艾特的这个好友的啊!

雪薇拉住了即将爆发的仇中异,仇中异挣扎了好久,还是把阎界拉到了一边,让特卫队的人把艾特带走了。但谁都看得出,他的脸上充满了懊恼、自责和沮丧。

----因为他和我······是同一类人······----

同一类······人吗?

越过仇中异身体的那一刹那,艾特悲哀地笑了。

(第9游,完。请期待:第94游,救命稻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