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游 陷阱

    哪怕输入了高智能程序,道具就是道具,选择了相应项,其他项的功能就会消失。战斗力与智慧值是相斥的,而智慧值内包含了说话能力与思维能力,所以说,高强战斗力、主攻型的一村是不可能会说话的,而且粉身碎骨后还能复活,这种事根本不可能!

“你到底······是谁?”冷汗滑过脸颊,艾特的瞳孔收缩得很厉害,也不知道是惊恐还是生气。

“月白啊,我应该已经自我介绍过了的才对。”月白完全没进入问题状态,就这么直接回答了,“你的记忆力太差了!”

艾特没有生气,却也没有再询问了,因为他发现无论他说什么都是徒劳的,月白这个人似乎少根筋。诶?不,不对,不是人,但,真的好像一个普通女人,忽视那身绝世武功与恐怖法术的话呢!

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吧,艾特把月白这个游戏道具当成了朋友,一起玩耍,一起嬉闹,每天都过的很快乐。艾特拥有惊人的游戏天赋,并在此时得到了最强的现实游戏道具:月白,所以在他16岁时的“神之游戏宗家候补竞逐赛”中,成功当上了神之游戏宗家候补,只是排名还没胜过圣伟达·A·左旗和圣伟达·A·洛基。在战术及道具的使用上,他毕竟还不及从小就受到过专门教育的那两人。而让他败北了的,就是当时的神之游戏宗家第一候补的一之鸣·B·长风。

此战之后,“天才儿童”、“天才少年”之名退去了,窜上来的是公认的“天才游戏玩家”,毕竟上百年来没有半个人是在17岁前就当上神之游戏宗家候补的呢。

在月白的帮助下无往不利的艾特,渐渐地依赖起了月白的战斗能力,他所努力的一切只为提高月白的战斗能力。如此沉重的压力负担让月白几乎喘不过气来。然后有一天,月白把话挑明了。

“艾特,你又在为我挑装备了吗?”已经是凌晨时分了,艾特房间的灯还是亮的,月白很郁闷。截至目前,艾特给她的大大小小的装备,都上千了。

“月白?来得正好,看,是圣女剑,星光闪闪的,设计与你的形象非常配呢,所以我就······”艾特兴趣缺缺的自电脑屏幕前抬起了头。

月白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已是凌晨4:0了,是星期一,不是星期天啊!

“装备的话什么都好啦!你今天还要去‘蓝宫’的吧?”当上了神之游戏宗家候补之后,艾特也正式加入了A区政府的事务管理局,每天都有忙不完的繁琐之事,文件处理、实地考察等更是得花上十小时以上的功夫,需要非常庞大的体力,遇到巡视区发生事件的话更是······可是当事人艾特居然不给自己休息时间!

“今天?”啊,已经过了1点了啊,糟糕,“我立即去睡。话说,那剑······”

“不需要!”月白狠狠甩上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吧,两人的关系产生了裂痕。然后,一直对月白这个最强的游戏道具虎视眈眈的人有了行动,劝诱、威*手段都用光了,偏偏的全部都对那女人无效!那段期间月白所毁灭的现实游戏道具,超过一万,其中A级以上的三百七十七个!于是“现实游戏道具终结者”的名号传了开来,月白被秘密列入了超危险级的游戏道具名单。

月白的性格大起大落,爱憎分明,讨厌的东西就是讨厌,绝对不会对其微笑或者给对方好脸色看;喜欢的事情就是喜欢,对方有难的话绝对鼎力相助!既然她已经选择了艾特作为自己的主人,那么直到死亡为止都会为艾特效命,绝不食言!

就在各方人马都放弃了的时候,一之鸣·B·长风却邪笑了起来。他并非主战型的,虽然战斗能力超强,但让他当上了神之游戏宗家第一候补的,不是他的战斗能力,而是他的创造力。长风是天才游戏制作师,可以自主制作一流的游戏与游戏道具。对他来说,研究各个现实游戏道具的构造并加以改造、制作出非中低等水平的新道具可是简单至极的事情!而现在,他非常想解剖那个没有道具胜得了的月白!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月白的情况有点特殊,但并非不可攻略!虽然不能靠人制的道具赢过她,但是,月白是自主智能型的,这是月白最大的优势,却也是最大的弱点!针对这点,他就有自信攻略她!

在艾特去“蓝宫”上班处理政事的那段时间,无所事事的月白便化了妆独自出门了。看准了这一时机的长风,特意在月白面前上演了一出的“偶然”。“偶然”因为处理逃犯而来到了“游戏世界”,“偶然”把逃犯赶到了月白的面前,“偶然”的在月白的帮助下把逃犯抓住了,“偶然”的肚子饿顺便请月白去吃饭作为谢礼,“偶然”的附近刚好有一家移动式餐厅······

长风说“还魂丹”当时送给月白了,与这件事一笔勾销,月白立即泪流满面的直说长风是好人,便陪长风一起上了那家移动式餐厅吃饭,吃过了饭不久,月白的双眼便失去了光辉,她整个人猛地倒了下去。

长风松了一口气,看了看满是冷汗的双手。他的手还在微微发抖着,现在更是剧烈地抖动了起来。没想到月白的抗药性那么强,长风可是特意调配出了超一级的迷幻药给她吃的,连着移动式餐厅内也事先安装了催眠光线,碗筷什么的上面也有睡眠粉······要是最后药物无效的话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真是恐怖的女人。就算现在起效了,那也已经是两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长风望了望睡得一塌糊涂的月白,右手轻轻地抚摸着那张绝世倾城的脸蛋,不巧,被灼伤了。月白哪怕是昏迷状态,身上似乎依然存在选择触碰性结界,不是她多认定的人,没法触碰没有意识的她。

他该感谢月白的天真,要是月白对他存在半点的戒心或者心府的话,刚才可不是轻轻的灼伤就能了事的。诶诶,让他越来越想得到她了,怎么办?

神情不是懊恼的。长风的脸上,春风满面。

(第91游,完。请期待:第9游,迫不得已的背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