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游 实力落差

    阴森的废弃医院内静得可怕,只有知了在草丛中声声作响。阎界的伤口黑化而且化脓了,地上的几滩鲜血都是从她胸口处的伤口那流出的,她的双手被反扣在头上,双腿呈现出跪坐姿势,看来被拷问的不轻。

“喂!这样对待一个女孩子,你还真干得下去啊?!”仇中异的双眼化为了火焰的状态,紧握的拳头上青筋暴现,指关节还传出了“噼噼啪啪”的声响,连修米都给吓了一跳。

只想快点把事情办完好拿到想要的东西的一之鸣·B·长风,对仇中异使用了同样的“死亡咒缚”,可是,无效,修米替仇中异撑起了防御结界。

“很不幸,看来你不是得在医院内躺上半年就是死在游戏中了。”一之鸣·B·长风自地上站了起来。他跟眼前的这个游戏玩家无冤无仇,本想给对方点“轻伤”让他们离开游戏就算了的,现在嘛,对于妨碍了他办事的人,只能给予“特、别、待、遇”了。

长风的身影一闪,仇中异猛地一惊,,发现长风竟消失在了眼前,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长风已经绕到了他的身后,给了他后背一刀,还好修米眼疾手快的用风遁挡住了,但是虽然挡住了那攻势,风遁也应声碎裂了。

刚才的攻击,仇中异完全看不清,哪怕修米为他开启了“特殊视力”,他还是跟不上对方的速度。而据修米的解释,刚刚那一招不是借助道具的力量,而是长风本身的身体机能。也就是说,长风的武功底子,非常可怕!

害怕的念头再次袭向心头。仇中异先前已对游戏宗家的强大感到不妥了,这下跟神之候补级的交过手后更是进一步赶到了恐惧的滋味,让他忍不住全身退缩。但他不可以逃,若在这里逃了的话,他就要直不起腰板做人了。

仇中异狠盯向眼前的敌人,冷汗直流。就在这时,修米的翅膀被银色的子弹穿过,那种子弹很明显是专门用来对付精灵系的游戏道具的。

“谁?!”仇中异望向子弹飞来的方向。

阴影中,张玲冷笑着站了出来,她的手上,是两把银色椽制手枪,也是特别制作的,形状和花纹都很特殊。

“介绍一下,那是我的十大现实游戏道具之一:张玲,属性:战士。能力等级为:S,准确的来说是SE级。”黑色斗篷下的长风笑着说,“她会陪你的修米玩玩的。好了,接下来你要如何跟我斗呢?”

仇中异心下一惊,大滴汗珠滚滚而落。在小D不在的当下,他只有修米和抉择剑两样现实游戏道具。修米已被战斗经验丰富的张玲给拖住了,抉择剑又不属于杀伤性武器······可以说他完全成了砧板上的鱼,只能等着被宰了。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所以说,你到底是来这里干嘛的?”阎界虽然很想用吼的,但目前的身体机能不允许她那么做,所以在她心里还是怒吼威力的话语,出了嘴巴后就成了可怜蚊子声,“逞英雄也得看时间、场合啊!”

“如果我有那个资本当英雄的话,求之不得啊!”仇中异一边闪躲神出鬼没的长风的攻击一边说,虽没受到致命伤,但全身上下刀伤不断,鲜血染红了他。

“主角就是那么讨人厌,满嘴的漂亮话、大道理,明明赖蛤蟆一个、弱得可以还老是逞强,偏偏的没人会责怪。哼!”阎界对仇中异得伤口视而不见,都这种时候了还在吐糟。要不是她怕牵扯到伤口的话,相信刚才的话更有特色和威力。

她是说给他听的吧?

仇中异拉下眼皮,无语又无奈。不过,并不代表他会沉默。在勉强躲过不时劈来的刀刃之时,他朝阎界那大喊。

“我要声明!一,我长得并不抱歉;二,我从不自我中心;三,我是不自量力,但前提是情况特殊,而且很多时候勉强自己是必要的,起码可以有0.1%的奇迹创造率······”而且,比起当主角,他宁愿当一个优秀的配角。太出风头是不好的,无意识间会在自己与别人间形成一道可怕的鸿沟,等于是把自己孤立起来。他讨厌那种感觉,所以三年前才······不,这不是重点。

仇中异的话突然停顿,激起了阎界对此时仇中异的想法的兴趣,所以她不自觉地使用了透视能力,神不知鬼不觉地去探查了仇中异的心理。

“四,我不弱······”仇中异越说越小声,说的连自己都心虚了,“虽、虽然也不强······”

嘛,反正跟艾特那种怪物、跟亮那种妖怪、跟雅那种魔鬼相比,他就算毛头小子一个,实力平平又爱出风头,让人恨得牙痒痒的。但那又怎样?他初来乍到,作为一个新手来说已经很不错了!评也要综合测评啊!不然不是对他太不公平了吗?!

说着想着,体力与集中力都有所下降了的仇中异,一个不小心被折断了左手,阎界吓得魂都快跑出来了。而担心这边安危的修米条件反射的望向这边,这一分心,给了神枪手张玲机会,修米的右胸口被银制子弹给射穿了。

银制XXX6007号子弹,采用禁闭之术特制而成,专攻精灵道具的。换言之,中了这种子弹的精灵,若不及早处理伤口的话,不出一小时便会因为伤口的恶化而死亡。

担心的仇中异想也不想便冲过去,根本忘了他自己根本是不可能救人的状态。泥菩萨就是泥菩萨,妄想过河就会······

“仇中异!”阎界的双眼冒出了血丝,脸色苍白,嘴巴微抖。她的眼前,仇中异停止了活动,眼珠外凸,嘴巴紧闭,头颅下坠,四肢垂直,没有了呼吸。

仇中异不该会这样中招的才对,她的透视告诉她,仇中异这个人的实力,绝不只是这样而已的!为什么?三年前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锋芒毕露的仇中异会变成现在这样顾左顾右的“胆小鬼”的?!

锋利的剑锋透出寒气,泊泊鲜血直涌而下。怕仇中异死不成的长风,在仇中异的伤口处追加了“死亡咒缚”······

(第86游,完。请期待:第87游,战斗性质百分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