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游 仅仅是开始

    黑到发亮的皮外套四处舞动着,急促的枪声与猛劲的子弹融合交汇出了一出刺激的空手枪搏战。

“舍弃了纯洁富裕的自己,舍弃了潇洒自由的自己,舍弃了个性自我的自己,最后还舍弃了精灵身份的天真聪慧的自己(注:阎界是人与精灵的女儿,具备了人类的险恶和精灵的纯洁)。现在你,不过是具空壳,还妄想打败我吗?!”张玲的双枪一边扫射着一边朝空中来往的身影说道,“那样的你,永远赢不了我!”

是话震撼了她的心灵还是疲惫袭向了她的身体?阎界的身体一颤,子弹就这么穿过了她的左肩骨。突如其来的疼痛把于空中自在闪躲子弹的身躯拉向了地面,因此她又挨了两发子弹,双腿血流不止。

张玲扔掉了手中的散射枪,换上了两支小型手枪,但,并未继续射击,而是慢慢地走向了半跪在地上无法动弹的阎界,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她就这么定定地望向仍不肯屈服的阎界的怒眸,似乎要哭出声来。

就在此时,牢房内传出了大规模的爆炸声,巨型牢房被整个炸裂了开来。早已预料到会有这种程度的破坏的张玲早把里面关押着的其他犯人全部移送往别处了,因此损伤不大。对,她知道会有大规模的空爆发生,因为使用“咒灵术法”让那个精灵坠落的人,便是她。

“难道?!”阎界猛地回头望向那严重扭曲的牢房碎砾,惊恐地撑大了眼睛。

“没错,坠落已经结束了。”张玲冷笑着,“这是报复!报复你一年前扔下了我!”

又是一枪,阎界的眉心开一个洞,她的身体向后倒了下去,停止了机能。那一秒,张玲留下了伤心的泪水,之后,她转身离去了,就这么走了。

“轰”地一声,偌大的牢房被坠落的后震力给整个摧毁了。月白不再是三无女子了,她的眼睛拥有了常人的眼球和眼白,她会笑、也会哭了。只是,光洁的耳朵此刻又灰又尖,脸上显露出了杀戮的欲望。

“月白!”仇中异试图唤回那坠落精灵的神智。有修米的风盾在,所以爆炸并没有危害到他的身体。

月白看向仇中异,仇中异以为他的叫唤起作用了,却没想到月白用手肘上伸出的利刃袭向了他,还好他闪得快,不然就死定了。而他所闪的目的地,离阎界并不远。这时,仇中异发现了倒在地上的血泊中已呈危险昏迷状态的阎界,他吓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事情大条了!

“修米,可以救她吗?不,麻烦你救她!”仇中异急得大叫。

“为什么要救她?我可没有义务那么做!”邪恶版的修米露出了身形,10CM高的身子就站在仇中异得左肩膀上。

“拜托你了,那叫月白的发狂精灵我会想办法拖延一下的。”

“不可能!”修米一口拒绝了,“也没必要。”

“为什么?”仇中异一边闪躲月白射出的飞刀一边急切地问。

“我都无法拖住那个坠精灵,你怎么可能办到?而且,我没必要去救这个叫阎界的女人,因为······”

“因为我的能力要比你强的多。”阎界笑着站了起来,甩了甩头发,轻松的自体内把那三发银制子弹抖了出来,一派的轻松,“月白就由我对付吧,你们站一边去就好了。”

仇中异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他应该没看花眼才对,阎界的外貌似乎有一点改变了,身体的伤口也消失了。而且,在他还未反应过来之前,月白已经被她反制到地面上了,月白连防护能力都没来得及用。但是,那也只是权宜之计,阎界不可能长时间的这么压住月白。紧急之下,仇中异成了目标。

仇中异只看到有什么东西向他这边飞来,然后进入了他的体内,巨大的冲击让他连着后退了几步,嘴巴不断的作恶。再看向阎界的时候,阎界已经走向了废墟中的长盛青。

“没事吗?”阎界蹲了下来,看向已时日不多了的长盛青。

“我······讨厌人类······”长盛青突然泪流不止,“我明明没有去压制组织里任何一个人的成长,都让她们自由地发挥自己,因为那样可以杜绝背叛,书上是这么写的。可是······”

“对不起,是我的错,张玲的目标是我。”嘛,也可以说是长盛青,因为长盛青就是以前的她自己。

“我讨厌······人类。人类,愚昧,腐朽,黑暗······”长盛青呕吐出了大滩鲜血,“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想呆在人群中······我,想要回去······”

“恩,我让你回去。”阎界的右手放到了长盛青的胸口处,一使劲便把长盛青给吸收进了体内,然后,长盛青的伤感之泪与受伤之血在阎界的身上体现了出来,“对不起······”

那句话到底是对她自己说的还是对她一年前所分离出来的第四个自己所说的,她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脸上滑落的泪水,不只因为长盛青的悲哀,还包含了她自己的痛苦。一年前,她为了其他人而独自离开,分离了自己,没想到却害得最亲密的人坠落到了魔道······

“已经······结束了吗?”仇中异知道那五位女子是一个人的一生的五个阶段的写照,所以阎界把长盛青吞噬了回去并没有让他觉得太过惊讶。

“还仅仅是开始啊。”阎界开始抽泣,渐渐的大哭了起来。这是她第一次在人前表露出软弱的自己,“全部的起因,都是我······呜······”

阎界的悲哀久久地回荡在空中,仇中异只能站在旁边默默地聆听这一切。今天的他,什么都没办到,正如三年前的他无法对颜中忆做什么一样。他恨自己的无力。他恨!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第79游,完。请期待:第80游,异变开始,游戏崩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