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游 白色手链争夺战

    圣伟达·A·艾特动用权力干涉游戏的事迅速传遍了整个游戏世界,如此破天荒的事情让大家议论纷纷胆敢绑票艾特妹妹的人到底是谁。不过造成了最激烈的话题的,却是被艾特亲自点名救人的LP才5的仇中异!

A区十大神之游戏宗家第一候补:圣伟达·A·艾特的妹妹在游戏中被绑票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这次绑票的人不是要求赎金而是把狠话直接搁到了艾特的耳中,这就非常的不寻常了。这摆明了就是挑上了艾特本人了,艾特自然不可能置若罔闻。于是他亲自动身前往A区“游戏世界”的主控室,破天荒的动用了他那巨大的权利,不只直接找上了这个游戏的制作者,还要求把游戏者的资料调出来。就是在那时,他发现了仇中异这个人,是他在来这的路上偶然碰到的幸运星。

幸运星,那是“夺权时代”这个游戏中唯一出现过的游戏角色属性,艾特当年也发现了这个角色属性的存在,但是他没能成功要到这个角色属性。他没办法选择这个属性。所以,在对游戏的分析以及熟悉性上,那个叫仇中异的应该不会在他之下。而他的妹妹选择了LP才5的他组队也证明了他那个人还不错。所以,他决定对仇中异施加压力,让他更有“动力”的去救人。

艾特那所谓的“压力”到底有多大,不在游戏中的他是绝对不会知道的,他当然更不可能知道他亲自点名的事会让仇中异“死”得有多么难看。本来围攻他的只有“新人狩猎团”,现在却连上上级的游戏队伍都来找他麻烦了,以至于只能对中下级起作用的隔离斗篷完全无用武之地了,而在拥有探测、追踪或者感知能力的玩家面前更是犹如一张烂布。

游戏中所有的玩家都是仇中异的敌人!迫于无奈之下,仇中异只能逃往人烟稀少之地好喘口气。于是,他来到了北荒之地,一路上拿到了好几张幸运卡,其中有一张,名字叫做感应的,在仇中异一踏上这片土地之后就强烈地发起了光,引领仇中异来到了一堆废墟处,把一条白色手链的具体位置告诉了他,之后便自行消失了。

仇中异好奇地挖开了地面,惊奇地捡起了那条白色手链。他虽然不知道这手链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上次那条蓝色手链害他丧命的事他可是还记得一清二楚的!也就是说,现在这里,肯定也有什么人在埋伏······

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提前警戒了的仇中异虽然立马跳了开来,但是右手臂还是被划开了一道口子。突然出现的,是一帮穿着红斗篷的家伙,似曾相识啊!

“又是你啊,不愧是幸运星。”领队的火燎·D·冥羽不敢置信地挑了挑眉,他的强大让他毫不介意以真面目示人,“把那条白色手链交出来吧。”

“先回答我!梦梦雨是你们捉走的吗?!”他在这游戏的中央情报区那听来的,似乎有一伙穿着红斗篷的家伙捉走了一个蓝头发的可爱女孩,而且那女孩的年纪在十六到十七岁间。

“梦梦雨?”冥羽不明所以。

“少装蒜!就是上次跟我一起的女孩子,被你们袭击的那次!”

“哦,雪薇啊!说来不久前艾特那小子放狠话要你救人了呢。狗急跳墙了?”冥羽笑得十分邪恶,一副事不关已、落得轻松的样子,“很可惜,不是我们。”

“是吗······”原来如此。仇中异暗暗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老实说,他真的不想以LP5的姿态去跟一个LP69的拥有游戏宗家之称的家伙斗。话说回来,救梦梦雨跟救那个叫艾特的妹妹的事是两码事!诶?莫非需要救的······是同一个人?!“就算如此,我也不可能会把这手链乖乖地交出去的!”

“那你就再去死一次吧!”说话的同时,冥羽已经从远处的高崖上出现在了仇中异的背后,手中那把鲜红的审决剑就这么挥了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仇中异手中的幸运卡发光了,白光后,一把白色的审决剑挡在了仇中异的身前,救了仇中异一命。

冥羽收回了自己的剑,眼光定在了仇中异手中那把白色审决剑的剑柄处,红色的眼中释放出了杀气,仿佛随时会滴下鲜血似的,连跟在他身边好几年了的伙伴也被此时的他给吓怕了。

那是名为“模仿”的幸运卡!仇中异在危险袭来的那0.1秒内不慌不忙地、准确无误地使用了幸运卡!

火燎·D·冥羽转过了身子,放弃了杀人的举动。不过那并不是因为仇中异模仿了他的武器、模仿了他的能力以及模仿了他的等级而让他有了危机感,而是他玩家的直觉让他快点闪人!

笔趣阁

事实证明火燎·D·冥羽的选择是对的,就在他离去后不久,仇中异的四周就接连出现了好几批实力强大的队伍,并为了仇中异左手上戴着的白色手链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冥羽要是真与他们打起来也不是不可敌,但是会付出一定的代价,在进入圣罗达之门前,他不希望过分的消耗自己的体力。那对以后的战斗很不利。

如此激烈盛大的战况让仇中异傻了眼,他终于明白了这手链在这游戏中的重大意义。但是他依然不认为区区一条手链会对游戏的破关有什么帮助就是了。游戏的介绍画面只在玩家一开始登陆游戏的时候才显示,就算后来仇中异有意愿去看一看也看不到,没办法的事。现在的他也没空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事了,为了明哲保身,他选择了杀开一条血路出去,趁着那叫“模仿”的幸运卡那一小时的时效没失效之前!

可是,巨大的火焰龙挡在了仇中异的面前,拦截了他的逃生路线,火龙中出现的是一支穿着红斗篷的队伍,与冥羽那队不同的是,这个队伍的红斗篷没有头盖,胸襟处还刺着一只黑色蝎子。

仇中异没想过要与来路不明的队伍动手,那会让他以惊人的速度去见阎王。直到他看到对方一个彪形大汉的手上提这一个蓝发的女孩子。那女的,正是梦梦雨!梦梦雨没有穿着斗篷,全身上下鲜血淋漓,脸蛋更是被十字剑毁得彻底······连面目全非也不足以形容的残忍无道的手法,彻底激发了仇中异的怒火。

“你们这帮家伙~~~~~!!!!!”仇中异亮出了手中的审决剑,露出了惊人的杀气。

(第7游,完。请期待:第8游,如果连一个女人都救不了的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