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游 剑拔弩张!美少女攻略游戏

    ······那,我呢?······

前些天仇中异所说的话还一直回荡在她的耳际。接下去的话,她会说什么呢?如果当时不是本班的同学刚好回来了的话,她会回他什么呢?不知道。那之后仇中异再也没有过类似的表示了,果然只是“如果”而已嘛?为什么,会有种落寞的感觉呢?

“雪薇,仇中异呢?”同班的慕容·楠楠兴冲冲地跑过来问。她现在很迷仇中异这个人,在从雪薇口中得知仇中异只是住在雪薇家接受艾特大人的教导后便开始对仇中异发动攻势了。

“不知道······”说来等下有特别训练的,仇中异是先回去了吗?他从来都是等她才一起回去的······

“不是说每个星期五的下午艾特大人都会给他培训的?”

“恩。”

“先回去了吗?没办法了,今天我也只好先回去了。说来你们真的不是那种关系吧?毕竟你已经有未婚夫了呢。”楠楠口无遮拦地说,直肠子一个。

“恩······”雪薇的心脏仿佛被狠狠刺了一刀,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心虚了起来。

“太好了!那我下星期一就去跟他告白。”楠楠兴奋地说道,下一秒便冲出了教室。

告白?!

“呯”地一声,有什么东西碎掉了。然后,雪薇的脸上滑下了两条泪痕。

为什么?怎么回事?她的心好痛,好痛好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眼泪止也止不住?!呜~~~~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这时的仇中异,还什么都不知道,他来到了学生会的办公室,那里,水鸣·A·利早等在那了。而利的附近,有一台大型的水晶屏幕智能型电脑,屏幕上显示着大大的“美少女攻略游戏”几个字和一张暧昧到极点的美少女画像。

“这个应该不是工口游戏吧?”他的先确认啊。

“你想到哪里去了?”水鸣·A·利鄙视了一下,“游戏的亮点是美少女的心理,我们要攻略的就是那个心理!”

“哦。”还好,不是那种一大帮男生沉迷的二次元世界。不然,哪怕是为了让利不再执着于雪薇,他也不会进入游戏的。而,既然他接受了挑战,他就非赢不可,哪怕这不是他所擅长的游戏!

“游戏攻略只是五个女人,谁先破关谁赢,没意见吧?”利冷笑着,“这游戏是我也没玩过的新产品,条件很公平。”

“恩。”仇中异耸耸肩,无所谓地接受了利给他的优先选择游戏角色权欲优先进入游戏权。

仇中异所选的,既不是酷的一塌糊涂的转入生,也不是帅的七上八下的优等生,更不是冷的倾国倾城的双重性格男。他所选择的是教师。考虑到学生有什么的话教师可以不必掩人耳目的接近目标学生私下谈话,教师这个角色该很有利的才对。

嘿嘿,水鸣·A·利,后悔给他优先权吧!

几乎同一模式的,在选择完相关的程序后,仇中异被突然裂开来的游戏机内所伸出的黑色触肢抓进了黑暗中。虽然他已经知道那黑色的触肢是人体神经连接器了,但无论体验了多少次还是觉得----好恐怖啊!!!!!

“仇老师,仇老师!”

恩?谁?

仇中异头痛的像要裂开一样。他慢慢地自教案上“爬”了起来,甩了甩那高度晕眩的脑袋,这才得以勉强看到眼前的人事物。

“昨晚熬夜备课了吗?热心工作是很好,但也要顾一下自己的身体啊,别太累了。给,咖啡。”穿着得体教师制服的女老师温柔的给睡眼朦胧的仇中异递上了一杯热咖啡。

“哦,谢了。”仇中异接了过来,一饮而尽。这时候,他的神智也恢复得差不多了。然后,他被眼前特大号的“”字号码牌给吓得差点心脏停止。

号?这么说眼前这个清丽的、黑直长腰发的美女教师,便是要攻略的第三号目标?每个目标的胸前都会别有那么大的号码牌的吗?不按顺序攻略是不行的吧?

在选择游戏道具的时候,仇中异拿的是资料眼睛(只允许选一样),所以它可以看到相关的资料。眼前这个需要攻略的对象是蓝棠花,7岁,单身,相貌与身材都是一流的,喜欢花,讨厌烟,个性温和认真,很受老师、学生们的欢迎。

就只有这样?!

仇中异无限郁闷中:那种东西稍微查一下也知道了。他当初是不是选错了游戏的攻略道具了?

“仇老师!仇老师!”教职员室的大门被急促地打开了,“你、你班的学生······又打起来了!”

“哈?”仇中异猛地惊醒,迅速冲到了他所任职的高二()班的教室,一开门就见到了四、五个男孩子正在大家的缓冲过程中。他们的旁边,坐着一位绝世娇艳花。

看来那位脸很臭、活像谁欠了她几百亿的、明确摆出了一张“不、准、靠、近”冰山脸的女子就是那些男生打架的原因了。事实上他刚才有瞄过这班的名单册的,然后这位经常引发男子间斗殴事件的女子的名字他刚好记住了。不幸啊~~~~~

“花荫,让他们住手!”仇中异走到了那女子的面前。

“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老~~师?!”女子艳笑着,灵动的大眼睛直勾勾地望进仇中异的眼里,“又不是我让他们打架的。”

诶~~对付这种娇艳自大、冷若冰霜的女的,门面话是最不管用的,只有冲刺性的语言才能起效。所以,仇中异摘下了那副眼镜,露出了一双犀利的眼睛,猛地靠近花荫那张因为惊吓而显得微红的脸蛋,就差那么0.1厘米,他的鼻子就会碰上花荫的鼻子了。

“不是你的错,只是你身上的荷尔蒙太多了而已,稍微节制一下吧。”温柔而极富磁性的声音,字字撞心。

没料到班主任会那么说的花荫吓得一阵抽气,慌乱地低下了头,急忙跑出了教室。那一秒,仇中异分明看见,女子的胸前,多出了一个“1”字的号码牌······

(第65游,完。请期待:第66游,似曾相识的情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