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游 “夺权游戏”完祝赛

    老爸千嘱咐万嘱咐,要他来到这边的世界后得先去神风家跟现任的当家打个招呼的。这下可好?一早便被透·E·亮拉着满城跑,结果干脆就耗在了游戏中心。明则理由是训练他的能力,暗则是想把他折磨到死吧?先是危险刺激性十足的空中滑翔,然后是把他扔到真实体验的射击游戏中,让他被那种怪模怪样的恐怖妖怪虐。据他所知,接下来还有什么知识问答游戏、五感过路游戏和什么神话游戏等着他呢。汗~~

射击游戏中玩家有6条生命,在游戏结束时还有命就算过关。游戏的设定很宽,但仇中异还是一进去就挂掉了。还好他的死之穿越道消失了,不然等他玩完这个游戏,都不知道得在两边的世界穿越多少次。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注意妖怪的种类和射击柄!八腿妖怪是速度型的,射口在额头;手刀兽是力量型的,射口在大腿;防盾兽是掩护型的,射口在舌头,它的身后往往有大堆妖兽跟着,要优先对付!”亮在仇中异的身体在游戏中被撕裂了第三次之后这么说,“你选的枪也有问题!速度型的怪兽该在远处就用长径直口枪射击掉,力量型的等它靠近再用普通手枪干掉也没问题,别被他们的外表给骗了!防盾型的得注意它收起防盾的那一瞬间的实际射击它的舌头,然后再迅速解决掉跟在它身后的小杂碎。都游戏了三十分钟了,也该明白了吧?!”

明白才怪啦!突然把他扔到这种恐怖的恶心妖怪的巢穴中,四周都是敌人,顾得了一边顾不了另三边的好不好?!而且他对枪械什么的根本没半点知识,来得及换枪,但是没办法选择正确的射击枪械啊!啊,又错过了后面的妖兽的射击时间,眼前又整个暗下来了······

第五条命!

四周又亮起来了,四个方向的道路尽头又开始出现成堆的妖怪了。那种恐怖的样子和危险十足的杀伤力让仇中异的魂都失了,哪还能冷静下来分析游戏的构成?

又来了······

仇中异跪了下来,卧倒在了地上。这回是后面的妖怪射杀掉了,却被左边窜出来的防盾妖怪身后所跟着的那只小妖怪给收拾掉了,杯具啊~~

“喂喂,这可才是游戏的第三级难度哦!像你这样子什么时候可以破得了第10级的难度关?!”亮气得咬牙切齿的。

仇中异气结,很想回嘴告诉透·E·亮说他根本就不想去破这种关!但是他还是忍住了,跟那种人作对,他会被群殴的啊。诶诶~~~~

游戏重新开始。

仇中异已经受够了。他虽然知道这个游戏不像“游戏世界”里的真实体验游戏,死亡时不会有痛楚,也不会对身体造成任何的危害。但是他的神经已经绷得老紧,对恐惧的承受能力已经达到了极限。然后,他的眼前突然一黑,整个身体都动不了了。

“喂!你在干嘛?妖怪冲过来了!!”亮在游戏外面大吼。但,没用,此刻的仇中异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了,“仇中异!”

妖怪一个跟着一个窜了过来,自信的认为猎物已经到手了,殊不知要死的却是它们自己。就在它们接触仇中异的身体前的那一刹那,四面八方的妖怪,全都在一瞬间化为了肉片······

子弹装填,右手长枪,左手轮滑手枪,射击!装备转换,右手自动手枪,左手来福枪,换向,再射击。两手的枪械同时舍弃,小型枷锁枪,六发连射······仇中异的动作十分流畅,射击非常准确,他收拾的所有妖兽的整个过程夜不过就那么五六秒的时间,把亮吓得目瞪口呆。仇中异要使用那种状态进入游戏的话,那么他一定会刷新亮的最高纪录的。不过就算如此,他第六条命的射击率竟高达100%,没有虚发子弹!换枪准确率也是100%!!实在是太惊人了。

“喂,走了。”亮的心里升起了莫大的警戒,直觉的感觉到自己正在培养一个可怕的敌人,“去下一个。”

“亮,他没走。”纶回过头说,看到仇中异还站在游戏机的旁边。

仇中异自从被弹出游戏后便一直低着头不说话,动都不动。亮一惊,快步走回去摇了摇仇中异的肩膀,发现仇中异早已失去了意识。于是急救车的警笛大响,仇中异被送进了附近的医院,虽然没什么大碍,但精神上有点混乱,要留院观察一阵。

“不······玩了······”仇中异一睁开眼睛就是这句话,“恐怖的游戏,不适合我啊······我们回去吧,回去······”

“恩,我带你去神风家的本家。”亮很难得的妥协了。

于是三人回到了神风本家。当即的,森林环绕的复古式大房子里传出了好大的怒吼声。亮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一度怀疑它们会不会真的就此聋掉。纶是一开始便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所以没事。仇中异是在旁边一愣,完全不晓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能定定地站在那里。直到透·E·亮向他介绍了那位大吼的老爷子就是神风家族的现任当家:神风·E·耿时才恭敬的上前去请安,并向当家展示了脖子上挂着的吊钟信物。

“你叫仇中异是吧?”老人正襟危坐在地席上,骂够了自己的儿子后便开始喝茶来舒顺自己的喉咙。

“是、是的。”

“那么从今天起你就叫神风·异了。”那是不容拒绝的强烈语气。

“诶?但是家父的姓是······”

“也是神风!!!!!”神风·E·耿马上截断了仇中异的犹豫。

啊,这倒也是······但是······嘛,算了。

“呐,老头子,这家伙到底是谁的儿子?”亮毫不畏惧神风·E·耿的威势,不客气地插话了。他可是很好奇那帮厌恶小孩成性的兄弟姐妹,那底是哪个为这老家伙留下了孙子的。

“什么老头子?!”神风·E·耿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你只要知道他是你的侄子就够了,其他的你少管!异,你也别说!真是的,你们兄弟几十个个个放浪成性,整天往外跑,不思进取,连个孙子也不肯生给我抱······我得留下异好好锻炼一番才行······”

“那可不行!”亮从席子上站了起来,俯视着大了他47岁的父亲,语气坚决,“小侄子接下来要跟我去D区参加‘夺权游戏’的完祝赛,没空理你!”

透·E·亮径自扔下了气话后就拉着仇中异走出了这个雄伟大宅。

“······?!”神风·E·耿敌不过放荡儿子的任性,也只有叹气的份了。

“不、不好吧?要是那老头······啊,是老爷爷,气得心脏病发的话可怎么办?”虽然很高兴亮让自己从那种紧张的气氛中解脱了出来,但还是觉得亮这样做稍有不妥。

“一生娶了二十个女人,生了三十六个儿子和七个女儿(亮是耿的第三十二个儿子,透则是E区游戏宗家的特有姓),那种‘精力过剩’的老家伙不会那么早死的,放心,安啦!”亮愤怒地说,满脸的憎恨。

这是仇中异第二次见到那种眼神了。记得圣伟达·A·艾特也有过那样的眼神。为什么呢······

(第50游,完。请期待:第51游,有仇不报非君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