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游 仇中异失去比赛资格!

    抽签决定的结果,爱美退出了战斗前线,“下一个年代”进入后环赛的登记名字是:仇中异、雪薇、小布鲁与罗伊。颁奖仪式后,各人散了开去各自特训了,再怎么说,之后的比赛大家都是敌人了。仇中异按照约定,自然来到了圣伟达·A·艾特的个人豪华大宅内,继续接受艾特的艰苦特训。雪薇则是边上学边提升功力。

雪薇是A区圣宇学院(全球知名学府)一年级的学生,前两个月是请长假偷溜去参加D区比赛的。本来她也只是去玩玩的,没想到却进入了后环赛,把她今后的时间安排都搞乱了。嘛,她个人倒是蛮高兴。

雪薇去上学的时候,艾特也是公事缠身的,所以第一天上午的七点到下午的四点半仇中异都是一个人进行想象训练。在这种上百个房间、N间工作室的巨宅内,仇中异住的超级不舒畅,既不敢到处走动也不敢乱碰这里的东西,最后终于抵不住了就跑去那个大的可以的院子里的泳池去游泳了。仇中异感觉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可就是想不起来。

这个房子大得出奇,但是却只有两个人住,仆人们住在仆人房,守卫们又住在偏房,能够踏入住宅区的院子的,也只有他这个例外和艾特的贴身保镖而已。

不寂寞吗······

下午4:50,艾特带着他的童年好友兼贴身保镖:侗回来了。准备了一大堆学习资料的艾特一踏入住宅区就发现了正游得不亦说乎的仇中异,顿时怒火上窜。

“很悠闲嘛。”艾特好整以暇的来到了泳池边上,“我要你看的初级游戏课程都看完了?”

忽然听到艾特的声音,仇中异吓得差点沉没到泳池底里去。就算侥幸没沉没,也还是喝了好几口水。

昨天晚上仇中异住进了艾特位于市郊外的豪宅,艾特想马上就给仇中异特训的,还特地拿出了自己所制作的第一千零五十三号游戏作品(尚未出售)让仇中异试着破关的,谁知仇中异却完全没状态,没两分钟就OUT了。细谈下来竟发现进入了D区后环赛的仇中异,竟连游戏的初级知识都没有,他一度以为眼前的这个人是个森林泰山······

于是艾特找来了上百册相关的书籍命令仇中异于今天内看完。自然地,除了体育与游戏之外没什么能耐的仇中异看第一本书的第4页就已经头昏眼花、智慧暴热了。

“没、没有。”仇中异困难的连吞了好几口口水。

艾特怒气爆发,叫出了他游戏道具之一的“清理者”(格斗型机器人)把水池中的仇中异修理了一顿,并要他今晚前把书看完。

“我真的对念书没辙啦!”仇中异烦躁地说,“再怎么*迫我也是看不下去的,你要我冥想还是实际参与游戏特训还好些。”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艾特皱起了眉头,他没想到仇中异竟有这样的弱点。这下麻烦大了,要是对方知道了这点并且主攻这点的话·····现在只能想办法先强化仇中异对游戏的实际*作能力了,连同那精灵一起······话说回来······

“仇中异,你的血精灵呢?”

仇中异猛然醒悟:对了,他忘了小D的事了。他就觉得有什么东西不对劲,原来是小D不见了,从游戏中的墓地赛跑开始后就没见过小D的人了!

“修米,知道小D在哪吗?”糟了,要是小D有个什么意外的话,小D他妈非得把他大卸十八块不可。

修米也是才发现小D不见了,可爱版的她摇了摇头。

记得······“无限时空”中有一个封印师的······

艾特叫出了自己的四大精灵之一的搜索灵,侵入了全球无线电网络程序,连接上了各个区各个地方的监视摄影头线路,进行全范围的搜索。最后,他真的发现了小D的身影,他就在火燎·D·南通的私宅内,正被施行记忆的程序改造。仇中异听到后吓得脸都绿了。

这是他与“无限时空”结下的梁子,干嘛扯到小D的身上?

“血精灵对他们来说是个威胁呢.”艾特冷笑着,“真像那家伙的作风。”

“艾特,不能瞬移过去就他吗?”仇中异急得一个头两个大。

“艾特?你这家伙怎能对艾特大人如此不敬?!”侗朝仇中异大喊,手上忽然多出了一把刀,很明显的那是侗的游戏道具!

“住手,侗。那没什么。”艾特阻止了侗后才又转向仇中异,“不行的,进行区外转移的话会有记录留下的,到时候被告‘擅闯私宅’的话就不好了。不过是个游戏道具,还是先去‘D区的区域委员会’投诉,事后再修复那血精灵的数据吧。”

“小D他,不是游戏道具啊!!”仇中异大叫着跑了出去,也没问过其他人便驾驶着宅邸内的直喷式滑翔翼飞了出去。

艾特没有阻止。不,是没法阻止。刚才那句话,16岁前的他也一直在说。隔了那么久再次听到类似的话,震撼了他的心灵,让他连出声阻止仇中异的疯狂举动都办不到。没办法,他只能迅速写下投诉状寄去D区的区域委员会。

为了救小D,仇中异使用了卡片右上方写着“0”(这数据代表着幸运卡的剩余数量)的最后的一张幸运卡。他“欺骗”了交通局,使用了紧急传送装置,于一小时内赶到了D区火燎·D·南通的私宅。可疑的是,这种宅子里却没有半个守卫,而且很周到的为仇中异打开了大门的入口。

心急如焚的仇中异虽然发现了这种诡异的现象,但是却没有留心,他的心里全被“救人”这一念头给占据了。

仇中异在这宅子里上窜下找了好久之后,最后终于在某个实验室里发现了小D.

仇中异吁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一下松弛下来。也就是在那时,一直低着头不说话的小D同学的手上突然多出了一把剑,那是“霜之哀伤”,并且毫不犹豫的朝仇中异砍去。

鲜红的热血溅撒空中,仇中异不敢置信地撑大了眼睛:小D没有自主意识,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仇中异这几个月来已经体验过了好几次死亡的滋味,所以他很清楚的知道现在这个感觉到底意味着什么。所以他趁身体还能动的时候抓住了小D同学那拿着剑的右手,直到眼睛闭上的那一刻也没有松开一丝一毫。因为他答应过小D,会带小D一起回去的······

于是,五天后开幕的D区的后环赛,仇中异没有参加,被委员会判为失去比赛资格。而艾特的投诉书,最后以封印师私下闯入南通的私宅内犯案而结束了。出于D区的自我考虑,委员会是没法让南通失去比赛资格的。今年D区的人才不多,要是被其他区域的人超越了D区排名靠前的游戏宗家的话可是会被笑话的。无论如何,前排名第二的南通是不可能被委员会加罪的,艾特的算盘,破了。

(第44游,完。请期待:第45游,危机!无法再次打开的穿越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