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游 第一支进入后环赛的队伍--确定!

    就在众人为了一个人物杀得头破血流之时,仇中异射出的光之箭正中皇帝的眉心,皇帝当场死亡。差那么0.5秒就可以多下这个国家的火燎·D·冥羽气得不轻,手中的审决剑散发出死一般的黑色火焰,所砍之物全部化为了碎末,稍微有点常识的生物都作鸟兽散了,皇宫内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火燎·D·冥羽右手高举审决剑,冲出了皇宫,另四人跟进。其气势与冲劲的后发力把整个皇宫都破坏掉了,可见冥羽的怒气之甚。他现在非常的后悔当初没有解决掉仇中异这个隐患!

还什么都不明白的仇中异在小布鲁的催促下射出了光之箭后就倒地而睡,但被小布鲁给骂了个狗血淋头,马上要他赶路。如果不快点闪人的话,他们全部人都有危险。不为什么,就凭他游戏宗家的直觉!

幸亏“下一个年代”走得早,差了个三分钟左右的话他们就得暴尸荒野了。

找不到始作俑者进行怒气的发泄的冥羽,气愤地毁了好几条街道,害得住在街上的游戏中人物全部都去跟阎王开会了。同一队伍的天晨星、欺诈师、能力者和治疗者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仇中异的“幸运星”之名不是假的,要是冥羽所率领的“REDSKY”这支S级队伍中有“探测”“搜索”“捕捉”之类的队员的话他们是想逃也逃不掉的。

侥幸逃过了一劫的“下一个年代“,就躲在通往烈火地域的某个森林中,不敢有什么大动作,不敢生火,不敢煮东西。因为是急忙赶路的,也没有应急用的睡袋或者便利食物之类的东西,唯一还能用来遮寒的白兜风也在刚才的战斗中损毁了······夜,冷死了。

“幸运星,你难道也是你所带来的‘幸运’?”不知为何,小布鲁被梦梦雨传染了一发生什么衰事就把错全部怪责到仇中异身上的习惯了。

“不是你催上路的缘故吗?”仇中异实在是太累了,就算是肮脏的细泥地也照睡了。

“还用说吗?绝对是他的错的吧。”小D同学抱怨连连,恨不得把某人给生吞活剥了,“话说,你应该在想可以送我回去的方法吧?”

本来还睡得安安稳稳的仇中异,被这句话给吓得立刻清醒过来了。他尴尬、他无语,他真想就此沉没掉。如果手上有块豆腐的话他会选择立即拿去撞墙,虽然这里没有墙。很可惜,也没有可以埋人的洞,所有最后的最后,仇中异还是不得不对上了小D同学的怒眸。

小书亭

“应该还有一个女人的吧?”小D同学为了不去在意肚子那强烈的抗议声,便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别的地方,“记得是蓝发的,很可爱,但是凶得要死的女人······”

对了,梦梦雨!

这不说还好,一说就全体乱了手脚。刚经过了一场生死战,众人累得都把梦梦雨的事都给忘的三干八净的了。前两天,当众人还在游戏外的时候,梦梦雨说过她是被一个叫做夜·G·幕所率领的“没有‘不可能’的字典”这支队伍给“绑架”了的。在没有更多线索的现在,一行人也只有从那个叫做幕的G区的游戏宗家探查起了,但现在要是出去不小心撞见了火燎·D·冥羽的话那该怎么办?听说他现在可是很不得把他们几个找出来收拾掉耶!

四人加两只精灵毫无头绪,就在此时,空中传来了欣喜的声音,是系统导播员的声音,说什么第一支进入后环赛的队伍已经确定了,这支队伍现在在帕兹帕中立国拥有绝对的领土权,不会输给任何人。

真好命啊······

仇中异正想这么说之时,“下一个年代”这五个字传入了他的耳里。进入后环赛的第一支队伍,确认是“下一个年代”了。

为什么?他们明明没做过什么啊!

仇中异不解,小布鲁则笑的奸诈:看来最先拿下了皇帝的人头是他们“下一个年代”呢,怪不得冥羽会气成那个样子,居然被人在自己的区域赶超了,呵呵,他的脸丢大罗。

“后环赛是什么?”仇中异更不解了。

众人倒。小布鲁气得想揍人。要不是他最心爱的妹妹阻止了他的话,相比现在已经闹出人命了。

“是二十五位被选出来的人方可参加的游戏宗家争夺战啦!”爱美解释道,“然后最前的五人会被授予‘游戏宗家’的称号。之后再进行的,便是游戏宗家间的轮环排名赛了。”

“哦······”仇中异兴趣缺缺,“那位什么像火燎·D·冥羽、火燎·D·南通、杰威·C·雅、透·E·亮和夜·G·幕等等的那种已经确定是游戏宗家的人也来参赛?”

“是新旧轮流替换赛啦,两年一次,五月份举办的。”林灵·F·小布鲁无奈地说道,“顺带一提,今年的十二月份是五年一次的神之游戏宗家候补与游戏宗家的对抗赛,没有哪个傻瓜不想参加的吧。而且!再四年的三月份,可是只有神之游戏宗家候补方可参加的十年一次的‘神之游戏宗家’挑战赛啊!!!!!所以说今年的赛况是最激烈的,每个人都在为尽量减少对手而‘努力’着呢。”

意思就是,“努力”的人中,也包括了小布鲁吗?也是呢,今年当上游戏宗家的家伙,可以有机会直冲神之游戏宗家的宝座啊。机不可失啊。

“找、到、了~~”

就在四人跟两只精灵沉思之时,婚后的声音突然传来,把众人吓坏了。而好死不死的,来的还是游戏玩家狩猎队----无限时空!!!!!危机,MAX啊!!!!!

(第游,完。请期待:第游,烈火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