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游 三兄弟(叛乱篇,完结!)

    龙煌咽下了最后一口气,那一瞬间,龙煌所持有的游戏道具全都消散了。龙煌所设下的“终极程序”也准时在晚上十二时零分零秒启动了。那一秒,千年难得一见的大爆炸席卷全部二十六个区域,破碎的地势伴着咆哮乱窜的飓风上冲而下坠,气势好不凶猛。烟尘掩盖了整个天空,蔚蓝的颜色瞬间成了不祥的死灰色。各区人们恐慌的四处逃窜,抱怨连连,带着邪心的人更是趁着这个机会无恶不作,上层的人也没法安抚这样的人群了。

世界末日!

外面明明发生着如此恐怖的事情,龙煌为仇中异所设下的战斗广场内却没受到什么影响。

龙煌,死在了仇中异手里,仇中异痛苦地闭上眼睛,想哭,却哭不出来,不晓得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到底是哪里走错了,让他们互相残杀?是神的恶作剧吗?

再一次,龙煌再一次死在了仇中异的手里。

雪薇、阎界、颜中忆、洁、血精灵和修米,就这么默默地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她们很想开口安慰仇中异,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在心里忧伤着。之后人类形态的小D,默默走到了仇中异哪里,蹲了下来,拍了拍仇中异的肩膀,示意他别难过。

温柔而贴心的动作,终于打碎了仇中异压抑已久的情感。仇中异的泪腺一迸而下,再也止不住了。然后,小D站了起来,恶狠狠看向横躺在地上的那具尸体,走了过去,毫无预警地猛踩下去,吓坏了那群游戏道具,还有雪薇。她们几个还不晓得小D在做什么,就听到小D对着地上的尸体破口大骂起来----“你这该死的金鱼的粪!四年前私自偷喝仇中天伯父研究的药液,害了自己不说,还间接毁了仇中天伯父的事业,我们都还没跟你算账呢!现在是怎么着?又想用死来伤害我们幼小的心灵吗?!”小D越说越激动,踩人的劲也越来越凶狠了,“死过来!你给我死过来!我们发过誓了的吧?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你一死再死,是向诅咒我们都去死吗?!?!给我醒过来!”

小D的疯狂行径连周围的人也看不下去了,修米连忙使用风遁困住他,不让他继续蹂躏那具可怜的尸体。

气疯一下子压抑了起来,这里,除了沉默还是沉默,没人敢发出半句声响。就在这个时候,不适时的系统数数声响起,剧烈撼动了这里的地基,震撼了这里的所有人。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不晓得哪传来的声音,每数一声就让这里的人害怕一声,似乎,似乎还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即将发生,「二,一??????」

世界,真正地毁灭了?不,没有!

天空像是一只大鸟丰满的翅膀,全是白色羽毛般的浮云。白云间有些深蓝色的渊源,金黄的太阳从那里出来了,它只是对大地看了一眼,就改变了大地上的万物。冰雪融化了,形成丝丝轻纱薄雾,铺天盖地而去,不留下一丝痕迹。大地渐渐从沉睡中苏醒过来,草木萌发,各种鲜花次第开放。风,吹绿了山,吹皱了水,吹的万树千枝叠绵披翠。

看着这一切,所有人都惊到下巴要跌到地上去了,眼珠珠一直乱转圈,似乎随时会掉下来一样。

「零!」数数声完毕,世界的异变也完结了,仇中异回复称了平时的样子,身体的龟裂现象也停止了。而仇中异等人所呆的地方,由室外移到了室内。这个不大不小的室内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五颜六色的电子线路,而显露集结的地方,坐着一个穿得全身黑的男子,正翘着二郎腿好整以暇地看着仇中异等人。他的旁边,站着天堂狐三胞胎姐妹。

「正好是深夜十二时零分零秒。我送的礼物如何,龙煌?」不只哪传来的系统声音再次响起。

“哈?”众人不解。

黑衣斗篷褪去,龙煌的脸庞出现。他笑着自椅子上站起来,慢悠悠走向仇中异。阎界等人警惕地挡在仇中异面前,想要挡下龙煌,却被龙煌轻易穿过了那条抵挡线。在她们几个惊恐地回头的时候,龙煌已经碰到仇中异了。仇中异现在正处在迷茫的状态,不是可以战斗或者防御的状态!

危险!

众人急忙奔向仇中异,却??????“哟,好久不见了,哥们。”龙煌拍了拍仇中异的肩膀,又拍了拍小D的肩膀,那无半丝邪气的眼睛,那清澈熟悉的声音,让两人一瞬间慌了神,仿佛又回到了初中时代。

baimengshu.com

“怎么??????回事?话说,什么意思?这场叛乱是你送给你自己的生日礼物?!”仇中异和小D同时发飙大嚷乱叫。仇中异因此扯动了身上的伤口,痛得死去活来。

修米没辙,只得给仇中异再次疗伤。洁也赢了上去,想争夺仇中异的伤口治疗权,为此两人对上了,顿时火花四射。还好阎界适时一手拧了一人的一只耳朵,把两人拉开了,这才避免了一场混乱。猜拳决定,洁去的了胜利,仇中异的伤口在洁的术法治疗下很快恢复了。为此修米可没少生气。

“正确的来说,是龙煌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似乎是我代替他活过来了的谢礼。恩,为了区别,把我称为龙煌一,把那个称为龙煌二好了。”龙煌的视线转向室内角落处的那个水晶棺。

水晶棺内,躺着龙煌二。龙煌二的全身上下都连接着大小线路,无论是血肉还是精神,都与那些线路合二为一了。

事情,从龙煌一开始说起。在另一个世界,龙煌一被仇中异所杀,可是并没有完全死去,似乎他所喝下的试验用骨鬼液体发挥了奇特的效用,在他死前的十秒,他的精神脱离他那已经化为了骨鬼的身体飞到了这边的世界。

龙煌二是这个世界掌管所有游戏线路的N区区长的独生子,母亲早逝,自小体弱多病,终于在1岁那年逝世。许多人奉劝区长另取他人再生一个继承人,但是区长不听,一直执着于与已逝妻子所生的独子,于是产生了把龙煌二制作成游戏道具的念头。

改造手术轰轰烈烈进行了半年,没什么进展,区长在元老院的压力和本区区民的烦扰下心脾力竭而亡,龙煌二的游戏道具制造工程因此终止,实验中的龙煌二倍冰封起来了。但是谁都没发现到,虽然身体动弹不得,龙煌二的意识已经回到了这个身体,一直忍受着实验棺材中的恐怖黑暗与无尽凄凉。他很想要一个朋友,便利用意识四处侵犯各区各地的游戏线路,就是在那个时候吧,他发现了,无论他怎么做,都无法与阳界存在着的人交谈的。对,他绝望了,绝望到想毁灭这个世界。然后,他遇到了龙煌一。也许是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同分同秒出生、名字又相同的缘故吧,龙煌一的身体飘到了这里,自然地进入了龙煌二的身体,复苏了一直沉睡中的龙煌的身体,连带把龙煌二的意识一并拉出了生死徘徊线。

两个精神同住一个身体对身体的伤害很大,所以龙煌二借用身体制造出了自己的备用身体,就是水晶棺里的那个人造人。平时的话两人是各换身体活动的。实验过程扭曲了的关系吧,龙煌二的精神与这个世界的游戏线路主程序混合了,他就等于这个世界的游戏线路的意识,得到了永生以及超强大的实力。

“那么,叛乱的目的是什么?”仇中异与小D不爽地叉腰跺脚,一副要把帐清算到底的邪恶模样。

“呃??????因为我听说你们来到了这边,想‘兄弟’几个‘闹’一下而已嘛。”龙煌心虚地小心说。

“而、已?!?!?!?!”所有人异口同声地重复着这两个字,全都露出了恶鬼般的表情。

呃??????龙煌猛吞口水,急忙逃命去也!

(第0游,完。请期待:第1游,开学与婚礼----至尊篇,开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