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游 分身?真身?

    黑衣男曾经侵入过元老院,自那之后,元老院内配备了重兵把守,警笛程序也加深了精密度,按理说这里的防范措施是很完美的才对。可是,在众人的惊讶中,龙煌再次侵入了这里,并且没惊动到任何人、没触及到任何防范用的游戏道具!那是不可能存在的技能!圣伟达?豪宇手中的“感应球”都没产生任何异样!

黑衣人的突然出现,吓坏了这里的大票人马,大家一窝蜂地立即摆出了战斗姿势。二楼会议室内的神风?天与五位长老级人物急忙跑出来查看究竟。

神风?天的出现,成功把黑衣人的视线吸引了过去。

“别做多余的事,我只是想和他做个了断。”黑衣人面无表情地说,想也知道是在对神风?天说的。

黑衣人说话的同时,镇守在此处的士兵、游戏道具们一齐袭向了他,但是他轻易躲了开来,在各处留下了影子,让人分不清本体,本体则瞬间来到了神风?天的面前而他人却不知。黑衣人,明显是用的是这个世界三大游戏步伐之一的“影步”!

元老院内极度混乱,守卫军们四处追杀龙煌所留下的影子分身,打闹得使元老院几乎全毁。而本体的龙煌,就站在神风?天的面前,毫发无伤,衣服也完好无损。

“有哪个做父亲的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受苦受累、甚至徘徊在生死边缘也不加理会的?”神风?天神情严峻,直视眼前的青年,“你要恨的话就恨我好了,把你的身体弄得乱七八糟的那个道具溶液是我提炼出来的,跟那孩子无关!”

“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神风?天伯父?”黑衣人哈哈大笑起来,“说也没说过我在为那件事耿耿于怀的吧?”

“不然?你还有什么理由怨恨那孩子?那孩子自始至终关照着你,待你有如亲兄弟一样不是吗?!”神风?天大吼。

黑衣人笑了笑,任由暗地里搞突袭的长老的武器穿过他的身体,他,依然完好无损。

那是“分身”,这个世界三大游戏绝招之一的“分身”!但是有点不同,这个分身可以使用游戏道具,还可以使用游戏技能,可以做到真身能做到的一切事情,普通的“分身”就不可以!就算可以做到,那也需要至少两百年的功力!

龙煌站在那里,笑了笑,突然就消失了,只留下一局莫名其妙的话----“为了防止你们在做多余的事,就暂且给我呆在这里吧。”

龙煌,来无影,去无踪,而且他的话并非普通的威胁,连神风?天这样的世界重量级别大人物也无法破解突然降临到这里的某样东西。而那个东西,并不是游戏道具!

圣伟达?豪宇的十大游戏道具中,有感应球,A型的可以探知游戏道具的所在及类型,B型的可以感应游戏玩家所使用的游戏技能,C型的可以显现游戏玩家的形态及资料。这三个不同类型的感应球自始至终都运转着,却未感应到那个黑衣人侵入这里、离开这里的情况,换言之,那个黑衣人没使用任何游戏道具、游戏技能和人物形态!说来不可思议,但是,那个孩子并不普通,太超出意料了!连人类的形态都不是的东西,会是什么东西?!

太危险了,那孩子,实在是太危险了!

神风?天想联络外面的十大神之游戏宗家候补,想让那十个人回来商讨对策,可惜,任何联络都无法出去这个覆盖了整个元老院的某个什么东西。

神风?天的心都凉了:异,不会有事吧?

又过了一天,这时的X区现实游戏区域正是停学后的晚上,房屋披上了洁白的素装,树木变成了臃肿银条,城墙像白脊背的巨蛇,伸向远远的灰蒙蒙的暮色烟霭里。

X区西边的绵延山峰中,阎界、颜中忆和洁三人,正在想办法弄掉手上的“不规则护腕”,但实在是弄不掉,也只好安分的去找可以放入不规则护腕内的那种不规则金属物了。为此,她们进入了群山内一个低凹平地内,进驻了那个叫墨系里的小镇,打算从收集情报开始,认真玩这个真实游戏。

D区东边的银白平原上,小D和修米在整理好悲痛的情绪后,开始往北边的莫尔索镇前进。他们两个都知道的,黑衣人不可能让他们那么简单前行的,果不其然,他们的前路被设下了重重机关,以雪地为战场的雪人怪一个接一个出现,等级一个强过一个,更可怕的是,身为风之精灵的修米,竟无法使用封的能力!不知何时,修米那小小的、细细的右手腕上,多出了一个“不规则护腕”!可是,小D的手上却没有!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于某处的监视视屏前观察着X区内的一切黑衣人,看到小D的手上没有戴着“不规则护腕”,着实吃了不小的一惊。想来想去,原因也只能是一个:小D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小D现在所使用的血精灵的身体,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产物,所以才没受到这个世界的相关规则的束缚。也正因为如此,小D的体内,没装有对抗这个世界的暗性道具的抵抗程序,可以被轻易的洗脑,也可以被轻易的束缚。

对,只要使用那个游戏道具的话??????“到此为止!”

破旧的木房被一把推开了,肆虐的冰雪在狂风的掩护下掠了进来,染白了黑衣人那全黑的斗篷。黑衣男子好不容易才能在寒风中睁开眼睛,惊喜地发现来人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人。

“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呢。”黑衣男子开心地笑了起来。

“分身,三大绝招之一,容许量100,运力值7866,战力能115,内劲度6671,最大限度值50。那么,现在这个是真身还是分身呢?”仇中异手中的弑魔刀直指龙煌的脖子脆弱处,气势惊人。

龙煌低头笑了笑:仇中异总能给他惊喜。从以前到现在,仇中异的游戏直觉总是出类拔萃的,就算不懂得何为“分身”,从未读过相关资料,也能再领教过一两次之后,用自己的独特理解方式把这种绝招诠释得分毫不差。

“如果是真身的话你要怎么办?你能战斗的那些游戏道具都不在你身边哟。还是怎么着?单单用用一把弑魔刀就想打败我?”龙煌拿下了头上盖着的斗篷盖,自木床上站了起来,右手横空伸直,把自身游戏道具之一的“毒绳”唤到了手里。

“如你所愿,我会用最强的我与你战斗的,所以??????别死了。”仇中异淡淡地说,内在一个劲流,于自身四周围形成了巨大的内气漩涡。那一刻,顺滑的长发一泻而下,散发多少刺眼白光;那一秒,火红双眼透出凌厉气势,惊诧多少强者;那一瞬,独特的华丽战衣尽收眼底,绽放多少辉煌。

“仇中异”,再次“醒”了过来!

(第07游,完。请期待:第08游,小D的危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