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游 游戏线路攻防战

    很不可思议的,在仇中异进入X区的特别游戏化区域后,其他5个区域和中央中立区域的暴动都停止了,仿佛叛乱者在昭告世人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一样,正显示了对方的目的不过就是想把仇中异弄进某个游戏而已!

世人,是惊叹的。本来杀也杀不完的游戏道具,竟在一眨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丧失了心智的人形游戏道具们也全都恢复了原样。但是,神风?天所掌握的游戏线路,竟再一次暴走了!叛乱者,竟连元老院内的主线路控制权都夺走了!

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游戏线路相当于其他世界的基本农业经济一样,可是会危及到世界的生存问题的。所以,这个世界一流的电脑工程师及游戏维修师们全部投入到了游戏线路的回收工程中,擅长游戏攻略的圣伟达?A?艾特也在这个行列内。艾特让其十大游戏道具之一的空之龙:索拉侵入到游戏线路中,内部寻找突破口。

这个时候,某个幽深的深山草房中,躺在草席上的年轻黑衣男子,默默地流下了热泪。他的身边,跪坐着三个长相一样的少女。

“‘爸爸’,‘爸爸’,你怎么了吗?哪里痛痛吗?”天堂狐三胞胎姐妹担心地凑了过去。

龙煌擦了擦眼角滑下的眼泪,自席子上坐了起来,温柔地摸了摸那三姐妹的头颅,询问她们叫他起来的原因。她知道的,绝非因为他在睡梦中哭了这样的事。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恩,是这样的,‘爸爸’。外边的人集合了好多好多的人在跟我们抢游戏线路呢!”A子用手比划了一下那程度。想也知道,她两只手所能画出的范围,也就那么一点,害她郁闷极了。

“是吗??????没事的,交给‘爸爸’吧。”龙煌唤出了自身十大游戏道具之一的暗之龙,之二的黑之龙,让无实体的他们进入了游戏线路中,阻击在里面为所欲为的空之龙。

能够侵入实体物质中的,只有无实体状态的游戏道具。空与暗与黑与无等龙族游戏道具就可以,而木与利等龙族就不可以。十二条龙同属S级游戏道具,除非属性上相克,一般来说都可以互相抗衡的。暗之龙把空之龙赶出线路,黑之龙再趁机修复线路,龙煌的计划在半天后就很好的实现了。

龙煌心神俱疲的又躺回了草席上,他用右手臂遮住了自己的双眼,心绪纷杂。他搞不懂现在所要做的一切,搞不清为何要把事情弄成这样。这样做,有意义吗?把事情闹得那么大,是要跟仇中异证明自己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懦弱鬼了,仅此而已吗?有意义吗?!

“‘爸爸’,你又哭了?”B子轻声问道,一脸心疼。

“??????”龙煌没有回答,只是泪水一直在哗哗地流。

“‘爸爸’哪里痛痛吗?”C子靠近了龙煌,脸蛋都要贴上去了。

“恩,‘爸爸’的心好痛,好痛好痛??????”

曾经他是只有一张脸能看的孩子,学习中等,大家中等,做什么事都一样平凡。曾经,仇中异是那么亮眼,文武双全,拥有极高的领袖气质,走在哪里都能吸引住众人的眼光。可以说,那时的仇中异是那时的龙煌心目中的偶像,龙煌敬佩着仇中异的一切,为了与仇中异站在同一条水平线上,他不顾仇中天伯父的劝告,偷喝了实验中的药液,毁了自己。他再清楚不过的了,当时的仇中异是迫不得已才对他下的毒手,罪孽深重的其实是自己,错的只是他一个人罢了。可是,当时仇中异那能力解放后的样子,深深地刻在了龙煌的心里,那一刻开始,龙煌就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与仇中异肩并肩站立的了,那让他心伤,非常痛苦,仿佛就宣告得了癌症一样,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此时,X区东边山区的一块凸岩上,小D哀伤地闭上了眼睛。他的故事讲完了,修米不知道可以理解到何种程度。

修米,默默地低下了头。听完了小D的往事讲说,修米的心犹如被千万根针所刺,痛苦的不能自已。仇中异,小D和龙煌,曾经是那么要好的朋友,现在却要兵刃相见,何等的残忍。就是因为曾今的羁绊泰国美好,一度失去了的现在,才会让龙煌的心智扭曲的吧,扭曲到要将对方的后半生陷入无尽沼泽之中。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那边世界死去了的人类,会在这边的世界活着?!”

“我不知道,答案,只能想叛乱的那个黑衣人索取。如果那个黑衣人真的就是我们所认识的那个龙煌的话,就肯定会知道的吧??????”小D想冷笑,却怎么也扯不开嘴巴。

“是他!那个人,就是龙煌!”仇中异自那深不见底的洞窟中跳了上来,安稳地落到了地面,任由漫天的雪花击打自己。仇中异,神情坚毅,心智冷静。他很祥和,仿佛刚才所经历的一切不曾发生过似的,“如果他是从地狱中爬上来找我报仇的话,我会心甘情愿的被他杀的,可是??????”

小D猛地拉住了仇中异的手腕,动作之大,吓了修米好大一跳。

“怎么了吗?”仇中异看向小D,微笑着。

“你打算去送死吗?我要先说,四年前的事只是一个意外!”小D用力的、一字一句地说道,希望仇中异能把他所说的话听进去。

“那,不是意外。”仇中异悲寂地转过头,不想此时的表情被人看到。

“不然是什么?!”小D大吼,“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你到底隐瞒了我什么?!”

仇中异看向小D,把小D自凸岩上拉了起来,温柔地笑了起来,趁小D放下警惕的那一瞬间,一拳打在小D的腹部上,把小D打晕了。修米一度以为眼前的仇中异是别人所幻化而成的敌人呢,差点就要害怕地攻击了。

“修米,雪薇在北边一个叫做莫尔索的小镇上,等小D醒来之后便和他一起去救雪薇吧。”仇中异轻轻地说。

“你呢?”修米急忙问。她觉得仇中异很不对劲,虽然说不上来是哪不对劲,但,就是不对劲,仿佛仇中异就要离开了一样,让她心慌。

仇中异只是笑了笑,身形就这么飞散了,只剩下漫天飞舞的雪花,默默的沉寂??????“要??????回来啊??????”修米码形化成了人类的形态,实心的网络状眼睛中,滑下了好几窜泪珠。

仇中异是怎么消失的,消失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会知道雪薇被囚禁的具体位置?仇中异,还会再回来么?没人知道答案,因为,自那以后,仇中异就没再出现过了??????五天后,A区的元老院内,各大小人物都慌了,他们集结了全区域的全部技能奋战了五天五夜,还是无法夺取龙煌握在手上的游戏线路控制权,情急之下下达了毁灭游戏线路的命令。

游戏线路的毁灭,意味着这个世界的一切日常机能都将停止,,所有的游戏及游戏道具都将作废,损失是无法估计的。但是,没办法了,叛乱者比他们所想的还要有本事,而且还拥有6样S级的游戏道具,而神风?天所拥有的4样神级游戏道具中,可以作为战斗用武器的半个都没有,很难相抗衡。况且,至今为止,他们还搜不出叛乱者:龙煌的所在地!

命令,很快的就被实行了,可是,就在他们即将剪断中央控制主线路的前一秒,大把大把的线路自他们的眼前消失了。黑衣男子就站在他们全体人员的面前,冷笑着,惊诧了元老院的所有大小人物。

(第06游,完。请期待:第07游,分身?真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