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游 后来

    十年了。仇中异把全部的烂摊子丢给圣伟达·A·艾特之后已经过了十年了,这还是仇中异第一次回来拜访艾特的主宅。这宅子里的仆人们几乎都换过了,认识圣伟达·雪薇的仆人都没几个,何况是认识仇中异的了。仇中异只得请他们打电话到主宅区那边通报圣伟达·A·艾特。但是在电话那头应声的不是圣伟达·A·艾特,而是艾特的童年好友兼贴身保镖:侗。

不久后,侗顶着一张极其厌恶的臭脸出现在仇中异面前。

“哟!好久不见了,侗。”仇中异笑呵呵地连忙打招呼。

“你还有脸过来?!”侗的音量足以震死一头大象。

雪薇叹了一口气,没理会那两人的怒气往来,带着仇飞狐,小D及小D的家人,还有龙煌,自顾自推开了那扇大铁门,走进了宅区内,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回头看向侗,“我哥呢?在蓝宫吗?”

“不,艾特大人在主宅内。”侗毕恭毕敬地回答,跟对峙仇中异时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仇中异郁闷地看向侗。他虽然是很理亏啦,毕竟他把自己留下的烂摊子应丢给艾特了,但他好歹是一届神之游戏宗家,这个世界现在最有权利、有实力的人耶,一个仆人而已居然敢给他脸色看?!是看准他理亏不敢动手揍人么?--

在仇中异纳闷之际,雪薇走上了过道,穿过花圈,越过仆人房,通过内置中庭,来到了最里面的主宅区,推开那扇小栅门,打开了那栋大房子的一楼房门。

雪薇前脚刚踏进那栋房子,仇飞狐就先一步跑到里面的客厅,在那张蹦跳沙发上弹跳起来,看的雪薇笑声连连。

雪薇四处查看了一下,又叫了几声,没见到自己的哥哥,很纳闷。这时,一楼与二楼的楼梯过道那、一楼的雪薇面前,一个5岁左右的小男孩突然出现了,他冰冷着眸子直直盯着雪薇,很高傲。

很不可思议的孩子。那是雪薇对这小男孩的第一印象。

“谁?!”小男孩说话的同时跳到了雪薇面前,上下打量着雪薇,忽然皱起了眉头,看上去很不爽些什么。

雪薇有点哑口无言。虽然她不请自来是有点那个啦,这里好歹也算是她娘家啊,她还想问着小男孩是谁呢!诶~~~~这孩子跟她那个孩子是同一个模式生出来的么?

“我叫圣伟达·雪薇,是这房子的主人的妹妹。你呢?”雪薇蹲下来,让自己的视线与这小男孩的视线处于同一水平线上,好方便说话。

“姑姑?!”小男孩一惊,语气里有一丝不确定,他还想再问点什么,忽然发现到雪薇的后面探出了一个小男孩的头颅,跟他差不多的岁数,兴奋的眼睛都变成了星形,哪还管雪薇是什么人、为什么来到这里。他根本完全忽视了雪薇的存在,跟那个小男孩打闹去了。

雪薇笑了笑,走出房门,对正在外面等候的小D等人摇了摇头,表示她哥哥不在。小D耸耸肩,左手拉起女儿的手,右手挽住老婆的手,走进了屋子里。龙煌跟进。

屋子里除了他们几个之外谁都不在,但是侗明明说过圣伟达·A·艾特就在这个房子里的。

怎么回事呢?

雪薇也没管那么多,直接打开了一楼厨房内的电冰箱,拿出了里面的材料,很快就弄出了一桌子好菜,供众人饱餐一顿;又弄出了菊花菜,擅自打开了客厅里的大型家庭式影院机。

不久后,雪薇发现到了什么不对劲。她急得刚刚那小男孩确实是叫她“姑姑”的,难不成······?

就在雪薇纳闷之际,那个冰山小男孩和她儿子打闹到她面前来了,她急忙拉住那小男孩的衣摆,问他爸爸在哪里。

小男孩眨了眨眼睛,眨眼间便从他三楼的房间中拿出了一个小型游戏机放到了雪薇手上,紧接着又和仇飞狐打闹去了,这回还加入了小D的宝贝女儿:4岁的石莱。

游戏中!

当雪薇意识到这一点时,她真的哭笑不得:她哥哥还跟以前一样,把游戏当饭吃。也就在那时,她手中的游戏机散发出巨大的刺激光芒,剧烈震动起来。那一秒,圣伟达·A·艾特和阎界两个人血淋淋地跌倒在室内的地板上,吓得众人脸色惨白。

艾特迅速从口袋中掏出两粒蓝色水晶片分别放进了阎界和自己的口中,瞬间,两人就平安无事样的了。那种蓝色水晶片据说是新研发的类似于“百宝丹”的治愈药,可惜尚未投入到游戏中,只能在外界才能服用。

艾特和阎界看到雪薇,小D和龙煌时吃惊不已,随即兴奋地聊长聊短的,和乐融融,待听到仇中异被侗拦在门口这么久了还没能进来之时,都笑了出来。

“对了,哥,你和阎界姐怎么伤痕累累地从游戏中出来?凭你的实力,有谁能伤得你那么恐怖?”

说到这个,艾特不由得怒气骤起,迅速唤出“搜索灵”在各处布下搜索网络,找到他儿子的所在之后,立马使用“ET瞬移全区域力场护腕”瞬移过去。而解释,便由阎界进行。

其实,那游戏是刚才的小男孩所制作的,阎界和休假在家的艾特被小男孩算计进去了。如果是普通的游戏的话还好,那里面居然是模仿“神之试炼空间”的亚度重空间,难度和真实度都是一等一的,破了里面的关卡的话,还能真的拿到传说的神级游戏道具!

要知道,“神之试炼空间”只能历任的神之游戏宗家才能进入,里面一共有十个关卡,除了仇中异之外,史上次强的神之游戏宗家能破的最多也就4个关卡,艾特也是在第四个关卡的时候被打的伤痕累累的。还好那不是真正的“神之试炼空间”,不然艾特和阎界根本不可能活着出来,能确实出到外面简直就是奇迹!

阎界说着把那个游戏咂了个稀巴烂。

“不过为什么你们两个会被那个小男孩算计进去的?他妈是······?”小D的老婆:修米疑问道。

“我。”阎界毫不犹豫地说,眨眼间却一脸哀伤,“那孩子叫做圣伟达·蓝,是我和艾特的孩子。但是,我真的不想做那种孩子的妈~~~~”

呃······

雪薇惊愕:她怎么觉得那句话似曾相识?

雪薇想多问点关于阎界和艾特的事,话没问出口之前,艾特一边揍着圣伟达·蓝的头,一边走了进来,严厉地要求圣伟达·蓝立即拿出“重置卡”。

重置卡,那是圣伟达·蓝自己研制开发出的游戏道具,可以把一定范围内破坏掉的东西在一分钟中回复,目前还在试验阶段,只可以在现实中使用,并未投入到游戏中。

圣伟达·蓝可怜兮兮地投入到阎界的怀抱,颤抖着拿出了“重置卡”,交到了艾特手上。

艾特一把抢过那张“重置卡”,走出门口,与拎着仇飞狐、刚跨进门口的仇中异四目相交,但是两人都没说话,直接擦身而过。

仇中异把手中的仇飞狐一把扔到地板上,一肚子气,看的雪薇心疼极了,只问仇中异到底在干什么。仇中异没有回答,只是指了指外面。雪薇、阎界、小D和修米急忙跑出外面,却发现这里方圆几万米内的地方都被夷为了平地,唯一完好的也就这栋房子而已。虽然这里的花草树木和人都被视线移到了别处而没有伤亡,但,这也“玩”的太过了!

一个1/道具血统(石莱),一个1/4道具血统(圣伟达·蓝),加一个1/8道具血统(仇飞狐)的孩子一起玩能玩出什么来,众人总算体会到了。从此之后,那些孩子的“玩”,就只能存在于游戏中了。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孩子们的事态告一段落,这回该艾特跟仇中异算账了。

十年前,仇中异径自召开全区域会议,扔下三个法则后就了无踪影,只留下了术牌:神之圣域(拥有者可以享受当任神之游戏宗家所享有的一切权利)和第九级神之游戏宗家:绝对令牌(拥有者所下达的命令有强制性效力,任何人不得违抗)。那之后因为仇中异所使用的“绝对令牌”的效力,圣伟达·A·艾特不得已负责执行那些条规。但是那些条规很明显触犯到了十大家族的利益,执行期间遭到了巨大阻力;再加上百姓们的不谅解,艾特当时可吃了不少苦。

而因为有关“神之试炼空间的看守员兼审度者”的规则、法律等一律取消,神之游戏宗家候补级别以上的大人物也能参与到一般的平民游戏中,闹出了不小的乱子,还好艾特及时制定了特别的规则:神之游戏宗家候补不能在游戏中使用任何游戏道具,才缓解了那一场闹剧。其他还有好多好多。

总归一句话,仇中异害惨艾特了。

“回去!把你留下的东西全部拿回去!”艾特大吼。

“但,那是不可能的。”仇中异灰溜溜地摸着鼻尖说道,“你是众望所归的统治者,除了你之外没人能实行那些条规。而且,恐怕下一个十年,下下一个十年,下下下个十年,再下个,你还得这样苦命······”

“什么?!”艾特暴怒。

果不其然,这次的神之游戏宗家决定赛,胜利者依然是······仇中异!

那一瞬间,全区域都暴动了。

(第00游,完。请期待:终章,想要传达的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