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穿越

    仇中异,17岁,高二,游戏专家。哦,订正,是玩、游、戏的专家。现下当红的游戏天龙八部、诛仙、魔兽世界、DNF、NBX、SDGUMDAN等,排行榜上绝对会有“仇中异”这三个字,D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高手,经常被要求带人玩游戏的,也因此被戏称为“戏剧”。仇中异因此而自满。只是社会上并不认为他“很能干”就是了。

这天风和日丽,鸟语花香,是个空气清新、令人神清气爽的好日子,当然,也很容易让一个通宵闯了十个游戏关卡的人呼呼大睡。

“仇中异,醒醒,美班在瞪你了!”同桌小鑫好心提醒那正打着巨大呼噜的男子。很可惜,无论是语言提醒,肢体碰撞还是书本砸击都无效,班主任那娇艳的脸蛋开始向绿色过渡了。

“仇、中、异!!”暴戾的魔音充斥天际,随之而来的,是一个白粉满腹的黑板檫,铁制,长10CM,宽.8CM,厚CM,重50g。

顿时,教室里响起了雷鸣般的大笑,惊动了别班的学生,气刹了一片老师。于是高二()班的教室内外爆发了空前规模的“暴乱”,而这种史前躁动,终于惊醒了嘴边还滴着口水的仇中异。

是的,仇中异睁开了他那睡得朦胧的双眼,抬起了那颗因睡眠不足而剧烈疼痛着的头颅,从他一脸无辜的用手猛揉那肿了好大一个包的脑袋之举可以看出,他完全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当然也不知道自己就是这场闹剧的主角,气得美女教师的怒气达到了MAX值。

“给我滚出去!!!!!”被仇中异的少根筋给彻底激怒了的美女班主任(简称:美班)手中那厚达5CM的重量级教案就这么离手了······

“咚”地好大一声响,本来大笑连连的学生们及赶来劝怒的老师们全都傻眼了,支支唔唔的不知所措,美班自己也石化了。教学楼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是,是。”打破了僵局的,是仇中异。是懒散的性格“使坏”吧,他一边擦去不断滑下眼睛的血迹一边走出了教室。

所有的人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完全无言以对,只能选择让开一条路让仇中异走人。美班自知是自己的不对,但是她无法开口留人,话到嘴边就是出不来,她的身子也因为颤抖而无法移动半分。

没有愤怒,没有责怨,正走出校门口的仇中异,没有去特意拍掉满头的白粉笔灰,也懒得去理会不断自额头流下的鲜血,对路上行人的指指点点更是不加理会,因为两个字--麻烦!他现在唯一在意的事情,也就是心中所想的,只有医疗费要去哪弄来的这个问题。要知道,他家并不是十分富裕。而市内的医院,去一次就得好几百,够他玩上整个月的游戏了。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就在那时,校门口的公路上,一只小猫突然窜了出来,刺耳的鸣笛也随之大震。

仇中异的脑袋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之时,他的身体就自己冲了出来。嘛,来个救助成功也就算了,就算不是英雄救美的情节他也不介意那么多了,哪知他捡起了小猫咪横冲过公路后却撞上了公路对面的电线竿,怀中的猫跳走了,他自己却被撞回了公路正中央······人的衰运还真不是盖的!

“咚!”世界暗了下来。路上的人们全都倒抽了好大一口气。

在失去意识的那一瞬间,仇中异没有“死”的概念,他居然在感叹自己反射神经的优秀和哀叹都是脑血模糊了眼睛的错······

“喂,有个孩子被撞了啊。”

“听说是为了救一只小猫。”

“可惜啊,据说才17岁。”

“通知那孩子的家长了吗?”

“这年头,这么善良的孩子少了呀。”

······

什么?到底都在说什么?别说得像他死了似的!真是的,从他被10运走后耳边就一直有人在唧唧歪歪的,吵死了!他很困,头很痛,体谅体谅,发发慈悲,让他安静地睡吧!

“快!送去手术室!”

还在说?他骂人哦!

[欢迎光临“游戏世界”]

“所、以、说!就不能给我安静点吗?!”诶?可以开口说话了?身体可以动了?眼睛可以睁开了?

[对不起,这位客人。我们这的花圃是不允许拿来睡觉的。如果您需要补眠的话,请去前方50米处的宾馆或者去本“游戏世界”的附属休息室。]

哈?这说的是哪国的语言?客人?花圃?游戏世界?

仇中异看了看眼前正在说话的女子,自地上半躺起了身子。

女子穿着非常别致的粉红制服,对,很别致:珍珠装饰的绣花领一直绵延至裙头,而那迷你裙后面飞舞着的是上衣的燕尾。她,纯黑色的网格丝袜下是一双黑色的船型高跟鞋,鞋子的磨料与款式都与一般型的相差甚多。很显然,穿着这种高材质衣料与尖端设计服装的招待员所呆的公司,绝对不是一般货色!恩!

视线往上,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顿时映入眼帘,要不是仇中异的定力还够的话,这会他绝对会尖叫出声:那女子美得让人震惊。再上面,是一顶粉红礼帽······诶?!礼帽上的字是······游、戏、世、界?!?!对了,女子刚才也说过这话!

仇中异快速扫描着四周围的一切,发现自己并没有躺在纯白的病房或者恶心的手术床上。这里广阔、华丽、非常漂亮。视野所及之处,自然与人工建筑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这的绿荫的遐意与造型独特的楼房撞击着仇中异的心灵,令他不自觉地发出了赞美的心声。而他的身后半米处那雄伟的铁栅栏门顶上,“游戏世界”四个大字金光闪耀着。

从风景及建筑的类型来说,这里很显然并不是他生活了17年之久的世界。话说······这“游戏世界”是什么玩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