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回家过年五

      张雪对刚进屋的张虾说道:“我全身肌肉酸痛,太难受了!”

  张虾说道:“肯定是滑冰的时候你太紧张了,所以才会这样。我给你按摩一下,或可缓解,你先趴着!”

  张雪顺从的趴下,张虾开始按摩起来,刚开始,张虾用力很轻,待张雪适应之后,他开始慢慢加大了力度,不过就算如此,依旧让张雪发出了“啊啊啊”的声音,张虾对张雪小声说道:“雪儿,只不过是按摩,为何这样叫,会让人误会的!”

  张雪说道:“我们就快成亲了,我是你的人,怕什么!”

  张虾想想也对,按摩完毕之后,张虾也懒得走了,在张雪身旁躺下,抱着她睡去。

  张雪心里很是激动,一直期待着张虾的进一步动作,却没有等到,不一会,张虾就睡着了,还发出轻微的鼾声。

  张雪心里有些许郁闷,但她感受到爱人的体温,不一会还是睡着了。

  大年初二,张虾和往常一样醒来,他手一动,就摸到了张雪的脸,张虾这才想起昨晚是和张雪睡在一起的,而且张雪的肉体挨着自己的感觉还一度让自己难以把持,其实张虾还算是一个传统的男人,在成亲之前,他还不愿意和张雪发生关系。

  张雪感受到身旁的张虾动了,她虽然已经醒了,但还是不想起床,她想要和张虾多睡一会。

  张虾似乎感应到张雪的心思,躺好继续睡。

  另一边,张小美起床后就去找了其他夫人,说起了张虾和张雪成亲之事。

  在二夫人朱尔雅的房里,五位夫人开始畅所欲言,大夫人张小美说道:“有关相公和张雪正月十五成亲的事情,你们准备送什么东西啊?”

  朱尔雅笑着说道:“大姐那么急把我们叫来,想必已经是准备好了礼物吧?”

  张小美笑了,她觉得二夫人朱尔雅实在是太聪明了,自己简直在她面前都瞒不住一点事情。张小美说道:“我准备送他们两人一对龙凤镯,相公和小妹一人一只。”

  朱尔雅笑着说道:“大姐真会说话,小妹都叫出来了,不过相公和张雪她还有十三天就成亲了,你叫她小妹也没错,我准备了一对玉腰牌,也是一龙一凤,和大姐你的一样。”

  张小美说道:“不错,二妹原来也已经准备妥当,那么其他三位姐妹想必也都准备好了吧?”

  三美夕木美子说道:“大姐,二姐,我们都准备好了,成亲的礼物大多就是这些,要不就是镯子,要不就是腰牌,再不就是成对的金银首饰,大抵都是如此,要是谁还能送出奇特而又不失礼仪的礼物,那就是十分了不起的了。”

  五夫人小思怯生生地说道:“四位姐姐,我送给夫君他们两人的是蜀绣一副。”

  四夫人慕容晓晓笑着说道:“还是五妹心思缜密,不然夫君也不会那么喜欢她,五妹呀,我真的好羡慕你,相公那么喜欢你!”

  五夫人小思接着说道:“四姐,你别说笑了,相公对我们都是十分喜爱的,他对我们每个人都是真心的,他武功卓绝,心系天下,的确不是一个女子就能够满足他的!”

  大夫人张小美说道:“原来五妹还有这样的见识,真的是有些小看你了!”

  小思笑着说道:“大姐别说笑了,你是相公的结发妻子,论起感情来说,你和相公的感情最好,这一点毋庸置疑!”

  张虾的五位夫人关于相公张虾和张雪正月十五成亲的礼物的事情谈毕,张小美接着说道:“各位姐妹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朱尔雅说道:“没有了,我已经说完了!”

  夕木美子说道:“我也说完了!”

  慕容晓晓笑着说道:“我也说完了,没有说的了!”

  小思最后说道:“我也没有说的了,大姐!”

  张小美说道:“那好,散会!”

  五位夫人的简短会议就此结束,关于张雪和张虾的成亲礼物的讨论也就此结束,张小美通过这一次简单的简短会议,了解到了自己的这几位姐妹的深浅,也许只是她们所展示出来的深浅吧,张小美很满意,她回到房里,还在回味刚才朱尔雅她们说的的话语,她觉得小思不愧是青楼女子,对男子的心还是抓得很稳的,相公张虾就对她很死心塌地的。

  张虾此时和张雪正在街上闲逛,看着街上人来人往的热闹场面,张雪开心的对张虾说道:“夫君,我见这街上的人都是开开心心的,我想着我们还有十多天就成亲了,心里也是十分高兴,夫君,你能告诉我,这一切是真的吗?你真的要娶我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张虾说道:“肯定的呀,我和你正月十五成亲,千真万确!”

  张雪说道:“我一直想着嫁给夫君你,没想到现在真的成了真,我好高兴!”

  张虾对张雪说道:“凌波仙和杨娇二人现在还对你敌意颇深吗?”

  张雪说道:“好的多了,过了这么些天,他们也想开了些!”

  张虾继续说道:“那就好,我们是继续逛会,还是回去了?”

  张雪说道:“再逛会吧,我想和夫君在街上再逛会!”

  张虾说道:“雪儿呀,我看到这街上虽然热闹,但却依旧有隐藏的微笑,前几天我们吃了东西回府,竟然还有人围堵我们,你还记得不?”

  张雪说道:“肯定记得,我们就快成亲了,你觉得我们的感情够好不?”

  张虾说道:“肯定是好呀,我在大圣朝的时候,就得到你的照顾,在那个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只是因为穿越的缘故,我不敢对你表露心声,我怕我们只是短暂的在一起就又穿越分开了!”

  张雪问道:“那为何我们回京都城的时候,你就愿意我挨着你了,你是怎么变化的?”

  张虾说道:“人心乃是肉长的,我感受到了你的心意,我觉得我不能再逃避了,我决定接受你的一切,不管穿越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