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虚天战戟

    “说真的,我万万没有想到,你这等闲云野鹤一般的高人,居然在这个时候为这个小家伙出头。”可以看出,握着血刀的萧启山,面容之上,尽是凝重,只因来人是为御风散人,玄羽大陆速度最快之人。

    “靠,居然是御风散人,这等人物可是纵横玄羽大陆数千年的神人,不败的神话,这可是我最为崇拜的高人,据说,一手御风决玩的神乎其神,是玄羽大陆,速度最快的人。”顿时有修士惊讶的说道。

    “可不是吗?若是有这等人物出手,那个凡尘说不定真的可以保留一命,速度最快的人,即使是萧家,也不敢轻易招惹。”

    “没办法,老家伙我此生只败过一次,那便是败在了王震天的手上,所以我实在是不忍,霸体的传承就这样在这里,彻底的葬送,不然岂不是很可惜,诸位,要不要买给老家伙,一个面子,放这个小子一条生路?”御风散人笑着说道。

    御风散人的一番话,简直是惊呆了无数的人,未曾一败的御风散人今日却是亲口承认曾经败在了王震天的手下,那么王震天又有多强?可惜,王震天已然逝去了千年,这一代的人已然感受不到王震天杀出来的威名了。

    此时,纤慕容的脸色极为难看,却是召回了七彩蜈蚣,就是这个家伙,可是极为记仇的,曾经就因为一点小事,仰仗无人能及的速度,堵在了万兽门的宗门口,足有三月之久,万兽门却是无可奈何,搞得当时的万兽门弟子都不敢出门了。

    所以,看到御风散人的出现,纤慕容很是老实的闭了嘴,若是再让这个家伙堵住了宗门,那可是很丢面子的事。

    不仅御风散人,还有大量的强者,包括丹王,摄于御风散人的威势,蠢蠢欲动的心,直接沉寂了下来,这便是真正的强者所具有的威慑力,就连庄墨寒也是不曾拥有的。

    此时,庄墨寒也是有点蒙的,自家的徒弟啥时候认识了御风散人,自己可是从未知晓过,也不知,自家的这个徒弟在加入剑宗之前,究竟经历过什么?

    “御风散人,我萧启山,虽然敬重于你,但是想要保下我萧家要杀之人,你还不太够格,若是你真的逼急了我萧家,我萧家,不介意,动用祖器,来对付你。”萧启山虽脸色凝重,却是不打算放弃这个未来的大敌。

    “若是真的如此,那我不介意上你家山门前晃悠晃悠。”御风散人瞬间感觉自己的脸面有些兜不住了,萧家貌似并不打算买他的账呀。

    “随意。”萧启山却是已然不想搭彩御风散人。

    “萧启山,不要以为,就你萧家有祖器,我剑宗的祖器可不是吃干饭的,若是你执意对我剑宗弟子出手,那么我不介意用祖器对轰一波,看看是你家的祖器厉害,还是我家的祖器厉害。”此时,庄墨寒毫不示弱,直接扬言动用祖器对轰。

    若真的在九剑峰动用祖器对轰,无疑,整座九剑峰都会被夷为平地,要知道,祖器,便是皇者之器,是皇者使用过的武器,用来庇护皇者留下的传承,无疑,在现在这个没有皇者的时代,拥有皇者之器,便是真正的巨无霸。

    这样的势力无疑底蕴极为强盛,这也就造成了萧家与剑宗积怨已久,却是迟迟没有开战的根本原因所在,因为最后的决胜,无疑便是皇者之器的决战,那样即使获胜,也会元气大伤,所以萧家才选择了从内部瓦解剑宗的方法。

    “呵呵!庄墨寒,你觉得你现在回去取祖器,还来的急吗?”萧启山却是一脸的笑意,为了绝杀凡尘,他可是计划的极为周密,相必,萧家的祖器即将到达九剑峰。

    庄墨寒心中顿时感觉到了不妙,若是真的动用了祖器,利用祖器封禁虚空,就是御风散人也只能自保,而无法做到保下凡尘,虽自己也向本宗发出了救援信号,但是援军不可能带着祖器前来,没有想到,萧启山为了绝杀凡尘,连祖器都动用了。

    而此时,却是有势力开始撤出九剑峰,若是萧家真的动用祖器封禁虚空,那么无疑,在场的修士,都将成为待宰的羔羊,相比霸体的传承,还是自己的小命比较重要。

    看到如今的一幕,凡尘除了苦笑,便只能苦笑了,没有想到,萧家为了绝杀他,居然连祖器都准备动用了,自己真的是好大的面子呀,年轻一辈中,还有比自己更有面子的了吗?耐看吧中文网 

    萧景天此时却是没有丝毫的言语,他同样明白,为了萧家的霸业,萧家会不择手段的为他清楚前进的障碍,就在这时,一道身影落于萧景天的身边,对此,萧景天仿若早有预料。

    “你来了!”

    “没错,我来了。”

    “找我有什么事?”

    “放过我哥,我便同意嫁于你,只有这一个条件。”

    “好,没问题,我同意了。”萧景天面容之上确是没有丝毫的波澜,只是静静的看着面前的一切,也不知心中在寻思着啥。

    就在这时,虚空之中,两处方位几乎不分先后传出了空间的波动,两队人马出现在了空中,下一刻,却是立马进入了对峙状态。

    双方几乎同时派出了最为精锐的护卫军,萧家是为萧万年亲自带队,可是凡尘等人的熟人了,就是在这个家伙的手上,拦截下了鸾鸟,另外还跟着一群老家伙,一看就知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想必便是护送萧家的祖器。

    剑宗却是掌教严鹤螟亲自领队,迫于剑宗内部的形式,为了避免有心之人,整出一些幺蛾子,那么只能如此了,他明白,若是能够保下凡尘,将来必定改变此时剑宗内部的形式,说到底,剑宗面临如此形式,是因为,年轻一代中,没有能够挑起大梁的存在,也就无法匹敌萧家的五行灵根。

    “萧启山,今日,你便要开启你萧家,与我剑宗的战端吗?”严鹤螟质问道,当他听说凡尘是为霸体的传承,便马不停蹄的亲自带领近卫军赶来。

    “呵呵,开启战端倒是不至于,但是取走凡尘的性命,那是肯定的。”萧启山笑着说道,此时对萧家来说,可是形式一片大好,现在与剑宗掀起战端可是极为的不明智。

    下一刻,整座九剑峰便被一股极强的威压所笼罩,一柄战戟悬浮于九天之上,封禁虚空开始了,萧启山的话,可不是说着玩的,那可是实打实的干呀。

    只见,萧家的一群长老,此时正在竭力将自己的力量灌入进虚天战戟之中,维持着战戟的损耗,作为皇者的兵器,想要动用,可不是那么简单的,需要花费极大的代价。

    “虚天战戟,封禁虚空,萧皇的兵器。”御风散人变了脸色,在虚天战戟的封禁虚空之中,萧家无疑掌握着生死予夺的大权,若是萧家不计代价的动用虚天战戟,无疑,就连他,也没有任何逃生的可能。

    严鹤螟与庄墨寒同样变了脸色,没有想到,萧家真的将虚空战戟给带了过来。

    “现在,你们还要与我萧家作对吗,今日我萧家只取凡尘一人的性命,其他的人,我萧家暂且放过。”萧启山再次将血刀对准了凡尘。

    “萧启山,你休想,想要我徒儿的性命,那便在我老头子的身上给踏过去。”庄墨寒却是毫无惧意。

    “是吗,那我萧家不介意,取了剑宗大长老的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