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民兵小莫被民兵小崔的话气笑了,直接在他脑门上赏了个爆栗。

    这事真要这么好问,他们两也就不会被堵在沈家院门口看了半下午热闹了。

    这孩子咋就没点眼力见?!就算沈团长不管,这老太太也够难缠的。

    而且那可是沈团长的亲老娘,他现在说不管,谁知道后面会不会因为这个事给他们穿小鞋?

    这也不怪民兵小莫小人之心,实在是这样说一套做一套的领导他在镇政fu见得太多,都有些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

    还没等他想好怎么开口,民兵小崔已经跟沈老太太吵起来了。只见两人指着对方的鼻子,脸红脖子粗地互瞪。

    “驱邪可不是个小事,你识相地就快点老实交代!要不是看在你是沈团长的家人,早就把你请到镇政fu喝茶了。”

    “哟,老婆子在家睡个觉你们就要抓我了?这让人活吗?你哪只眼睛我们家驱邪请道士了?

    就算你们是镇里来的,也得讲理是不是?别以为当了几天兵,穿上件衣服就了不起了?”

    “到底是谁不讲理啊?刚在大门口你还说确实是驱邪了,现在又说没有,老太太你这说话咋一会一个样?”

    “呸,我什么时候说了?那会我说的是我们家怎么可能做驱邪这种事!小伙子你年纪轻轻怎么就耳朵不好使了?”

    “你你你......”民兵小崔毕竟涉世未深,被沈老太太几句话一怼就气得面红耳赤。

    “老太太别激动,我兄弟是昨天吃错了东西,现在闹肚子呢。”

    民兵小莫现在太阳穴突突地疼,他现在特想把旁边缺心眼的家伙暴打一顿。

    他轻吐一口气,将民兵小崔提到自己身后,趴在民兵小崔耳边嘀咕。“等会你别说话,就记录我们说的哈话就行,其他的事情我来弄。”

    民兵小崔委屈,撇着嘴刚要说话,在民兵小莫凶狠的眼神中再次低下了头。

    这么凶干什么?人家不说话行了吧?

    看着画圈圈的民兵小崔,民兵小莫只觉得脑壳疼。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

    在沈老太太拉长的驴脸中,民兵小莫搓了搓手。“沈老太太,您方便把驱邪这件事从头到尾说一遍吗?”

    他根本不怕沈老太太,他怕的是沈老太太后面的沈体清。现在沈体清说不管了,谁知道是真是假。

    但他们只要占理,态度挑不出毛病,倒也不怕。毕竟县官不如现管,就算沈体清因为这个事对他们有意见,还能从惠城跑到镇里找他们麻烦?

    所以他这会对沈老太太笑得那叫一个春光灿烂,可惜人老太太不领情。

    “哼,该说的我都说过了。两位小同志除了来了解驱邪以外,还有别的事情吗?没有的话,就请早点回吧。老婆子家穷,就不留两位小同志吃晚饭了。”

    沈老太太这才收回瞪沈体清的眼神,朝两位民兵看过去。

    那浑浊的三角眼里有着犀利的光芒,吓得民兵小崔喝水呛住了。

    民兵小莫无奈扶额,赶紧给他顺气。

    “怎么?我老婆子这么吓人吗?”沈老太太拉长了脸,把桌子拍得叮咚响。

    这人也是奇怪,老太太先前想尽办法死磕两位民兵,等真吓唬住两人,她又觉得不开心。

    “老太太别激动,我兄弟是昨天吃错了东西,现在闹肚子呢。”

    他现在太阳穴突突地疼,趴在民兵小崔耳边嘀咕。“等会你别说话,就记录我们说的哈话就行,其他的事情我来弄。”

    话还没说完就已经端起了茶杯。

    民兵小莫知道沈老太太这是端茶送人的意思,但他怎么可能现在走。他眼珠子转动几次。

    沈体清的态度让民兵小莫

    “老太太,现在这个时期是不能弄这些神仙鬼怪的,你们家这边让道士进门,违法了您知道吧?”民兵小莫

    “请道士的又不是我,别说你们家你们家的。”

    老太太太跳将起来,指着民兵小莫的鼻子大骂。

    民兵小崔急忙拉着他往后退。“这老太太疯了疯了,哥,咱走吧。”

    “撒手。”民兵小莫看了一眼民兵小崔抱着自己的胳膊,轻哼出声。

    “我不……松手就松手。”

    “爸,外面啥情况,怎么这么热闹?”沈秀从床上爬起来,就听到外面的吵闹声。

    要说这沈秀昨天跟萌宠空间争夺灵气斗了个两败俱伤后,就躺在屋里动不了了。

    “看样子得找时间去趟刘妮家看看那个张寡妇了。不过在这之前,还得去找下高玥把喜剧比赛的事情讨论下。”

    沈秀七拐八弯到了廖村支书家,在门口又看到了晒太阳的廖海。

    “小海,你怎么又出来了?”沈秀还没来得及打招呼,一个妇人从后面出现把她撞得七晕八素的。

    “妈,我一个人在屋里又没什么事干。咳咳。”廖海刚说话,捂着嘴巴就开始咳嗽起来。

    “让你瞎逞能。”妇人脸色很难看,语气很急。

    但她还是不停给廖海捋胸口。

    你等着我,我要嫁到

    不用她挑拨,老太太就已经炸了。这也怪不得沈老太太,她无法想象在失去沈体清这个钱罐子后还要失去一个有种田天赋的孩子会给沈家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沈老太太生了三个儿子,大儿子三棍子打不出来一个屁,一天到晚就知道抽烟杆。要不是给她生了个会念书的孙子,她根本不会让她们夫妻安生这么多年。

    她最喜欢的幺子,从小到大她给他的什么都是最好的,偏偏有个妻管严的脾气,生的儿子调皮捣蛋爱闯祸,生的女儿脸盘长得不错,但就胆小如鼠。

    “妈,去嘛去嘛。”不去怎么嘲讽三婶?她花了那么长时间铺垫才有这一幕,不去怎么欣赏?

    “你这丫头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何娟在一旁看得好笑,伸手在沈秀脑门上点了点。“雪儿你别见笑,秀儿这丫头就是个人来疯。”

    “不,不会。”沈雪连忙摇头,她其实很羡慕沈秀。

    她想像沈秀那样,跟何娟一样疼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