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无尽摆渡(10)

    不远处传来了一堆人在来回走动的声音。

    似乎还有没有起伏的交谈声。

    那些船员在检修游轮上的电路。

    有人不解道:“奇怪啊, 没有跳闸,电线也没有烧……”

    燕星辰从始至终没有动。

    一片黑暗之中,他感受到前方的温度又下降了好多, 那种直接浸入骨髓里的阴凉扑面而来。

    他下意识一个激灵,冷到眼球都感受到了温度。

    那种海浪翻滚的声音就在耳侧,越来越大声。

    周围船员维修电路的声音嘈杂混乱得很,一句话都没能清晰地滚进他的耳朵里。

    他和齐无赦之间用千里符构建的通讯早就停了, 但他也没有拽动金拆。

    他分明就站在游轮一层的楼梯口上,本该是人员往来的地方,却也没有其他任何玩家的声响。

    像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将这周围的动静全都包裹了起来。

    海浪声也异常地大。

    燕星辰感受到潮湿和寒气包裹上来的时候, 一瞬间有些明白之前那个玩家是怎么死的了。

    海水。

    海水裹住了那个玩家的头部,直接用很小部分的水, 就将人“淹死”在了游轮之上。

    那是玩家根本无法反抗的死亡触发。

    一旦水完全包裹住玩家,玩家根本没有对付的方法,只能在窒息中接近死亡,并且因为被海水包裹, 根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他也正在面临这一步。

    可他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踩在活水上的那只脚动也不动一下。

    水流从阶梯上方不知什么地方往下淌,燕星辰能清晰地感受到脚下的水在流动。

    他闭上双眼,感受着前方那个脏东西的存在, 呼吸很轻, 心跳如常。

    不能动手。

    玩家一旦触发这种死亡条件, 蛮力无法破解, 反而容易造成鬼怪狂躁, 让死亡来临得更快。

    越是这种时候, 越不能慌张。

    “电闸没有问题……”

    “这里怎么有一滩水啊?是不是哪里进水短路了?”

    “去其他地方看看……”

    “……”

    燕星辰只是一个经过了五六个副本的新人, 可曾经总榜第一过的赴死者脑海中有着无数个多种多样的副本经历。

    那些生死一瞬,在他恢复的记忆当中数不胜数,早已掀不起他的任何波澜。赴死者走在路上都会遇到死亡触发,吃个饭都能吃到腐肉,睡觉的时候鬼怪都能入梦而来……

    他早已习惯了死亡来临那一刻的恐惧,早就能平静地恐惧着。

    几秒的时间,若是轻举妄动则很短,若是静心思考便很长。

    上一次死亡触发,是他在卫生间里,为了掩饰自己来去卫生间的目的,他开了水龙头。

    后来水龙头关上,镜子里鬼怪的影子就不见了。

    当时有隔壁女卫生间里那个新娘的哭声和水龙头流水的“哗啦啦”声,他根据水流和异常发生的时间段判断是水流的问题,关上了水龙头,死亡触发破解,鬼怪消失。

    之后,游轮二层附近的楼道上出现了死亡的第一个玩家,死法也是和水有关。

    这一次,他是在看完老者的尸体之后想要赶到三楼和齐无赦一起探查一下小少年的情况,才刚踏上阶梯就发现了一股从游轮上层的地方往下流淌的水流。

    水流还在往下淌着……

    湿润的感觉覆盖到了脸颊之上。

    燕星辰都能感受到鼻腔之上呼吸都有水汽呛着咽喉。

    那脏东西似乎直接站在了他前方上头的一个台阶之上,同他的脸颊只有一寸之隔

    。

    腐烂的味道绕鼻而来。

    水……

    水龙头的流水。

    从上层流淌下来的流水。

    流水。

    燕星辰猛地睁眼。

    眼前依然是漆黑一片,他能感受到环绕着他周围的水和那个脏东西的存在,可他什么都看不到。

    他凭借着方才对水流的印象,稍一低头,从自己的信息面板中拿出了空白的符纸。

    那脏东西感受到他的动作,似乎以为他要动手抵抗,阴恻恻地笑了一声,笑声环绕燕星辰四周,像是地狱爬上来的鬼嚎。

    燕星辰却并没有对着这鬼东西动手。

    他用金拆的线滑过齐无赦这个身体的指尖,用划破指尖带出来的雪,分秒之间画了一个潦草的低级燃火符。

    燃火符朝着地上扔出,直接落在了他双脚前一寸的地方。

    那不是鬼怪所在的地方,只是水流过的一处。

    燃火符非普通的水流能对付的,火焰一起,地面上那个地方的水直接在顷刻之间化作蒸汽,本来自上而下流淌的水流在那一处断开,燕星辰脚下所踩的水洼变成了单独一小片的积水。

    他脸颊已经完全感受到裹上来的腥臭的水了。

    可就在水正要涌进他鼻腔的那一刻,那种腥臭腐烂的味道突然不见了。

    身周的寒意骤然消散。

    湿润的感觉也消失无踪。

    燕星辰终于动了。

    他立刻挪动身体,绕开了刚才踩到的水流。

    周围那些混乱嘈杂的声音终于清晰了起来。

    “找到了!楼上有一个卫生间漏水了!”

    “电呢?”

    “水好像流到了二楼的电箱旁边,触发了保护机制……”

    “好了好了,修好了!卫生间的漏水修好了!”

    “那我把电闸打开了?”

    “……”

    船员间的交谈流入燕星辰的耳朵当中。

    “呲啦……”

    电灯泡又开始闪烁了几下。

    灯光闪烁之中,燕星辰朝前看,再也看不到任何模糊的影子。

    游轮上的灯终于再度亮了起来。

    方才一瞬间的惊险仿若不存在一般,整个楼道除了燕星辰之外什么人都看不见,空空荡荡的。

    而燕星辰面前那一滩从上往下流的水也停止了流动——船员把那个不知是意外还是“人为”的漏水修好了。

    燕星辰这才感受到自己手腕其实一直在疯狂地颤动着。

    有人在金拆的另一刻使劲拽动线头。

    齐无赦怕是感觉到了他这边的不对劲。

    他赶忙回拉了几下,用他们约定好的暗号,告知齐无赦没事。

    那边立刻回应了他几下。

    齐无赦一共给他拽动了三组暗号,分别代表了三个意思。

    按照他们约定好的意思……

    “很危险,但很好玩,没事。”

    燕星辰:“???”

    危险和好玩还有没事这三个状态是可以共存的吗!?

    -

    游轮顶层,乘客居住的客房所在。

    燕星辰和齐无赦分到的客房门正关着。

    齐无赦在燕星辰的身体里,坐在客房其中一张单人床的边沿,撑着一旁的墙,闭目假寐着。

    如今天色已经开始逐渐变暗,下午时光过去了大半,副本里的白天都快结束,齐无赦也休息得差不多了,他给燕星辰分担头疼带来的疲倦逐渐缓了过来。

    他虽然在休息,却没有完全睡着,五感散开,“看”着整个游轮顶层的所有动静。

    他回应完燕星辰,听到

    门口传来敲门声,无声地笑了——他早就听到了逐渐靠近的脚步声。

    敲门的人说:“我是游轮的船员,刚才有地方漏水了,我们要检查一下其他客房的卫生间有没有问题,请你开门。”

    齐无赦悄无声息地站起身,走到了客房门前,透过门口那一小个猫眼往外看。

    门口站着的男人确实穿着船员的衣服,戴着那种水手的帽子,微微低着头,看不清面容。

    猫眼只能瞧见这人的上半身,看不出任何问题。

    可齐无赦念力高,听觉自然不差,他已经听到,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视线的下方,这个所谓的“船员”正在拿出一个符咒。

    符咒的纹路带着一股子烟尘的味道。

    燃火符。

    这个玩家是想用船员的假身份骗他出去,如果他识破了不出去,这个燃火符就会从门缝中塞进来,让客房里着火,逼他出去。

    “咚咚咚……”

    拍门声更急促了。

    外头的人说:“快开门,别耽误我们检修。”语气已经开始不耐烦。

    齐无赦收敛了面上的笑容,那双眸子里的一切看好戏的眼神都被藏了起来。

    他快速眨了几下眼睛,尽量模仿出了燕星辰平时那副乖巧的样子。

    “咚——”

    门突然打开了。

    装作船员的玩家没想到“燕星辰”突然开门,手还悬停在半空中准备继续拍门,眼前却已经站着一个神色略微慌乱的青年。

    青年看着这个玩家,也愣了一下。

    随后,“燕星辰”立刻认出了对方:“你……你不是今天检票的时候一起等待分房的玩家吗?你不是船员?”

    对方没打算藏匿玩家身份,装作船员本来就只是为了让“燕星辰”开门——副本规定了玩家不能强行闯入。

    见到了“燕星辰”,这玩家立刻笑了一下,用手抵着门不让“燕星辰”关上,说:“你记忆力倒也不差,难怪他们说你有点小聪明。门都开了,你也进不去,不如识相一点。我直说,你的绿色贴纸,交出来,否则的话……”

    这人另一手拿出了一把极为尖锐的长针,转了一下,“你刚进总榜吧,我们有很多低级玩家见不着的道具,你都可以体会体会。”

    齐无赦侧头看了一眼那根针,心中嫌弃地想着:这针连个符咒纹路都没有,算什么总榜玩家的好东西?

    他叹了口气。

    对方被他的叹气吸引了注意力,嗤笑道:“怎么,真要我动手逼你拿?”

    [啊啊啊啊啊啊啊赴死者呢!?周晚呢!?梁讳呢?快来救人啊!!]

    [这个玩家我认得,他好像是出了名的有阴招,不杀人但可以让人生不如死啊……]

    [但这个玩家很聪明啊。现在大家都在等着有人能去试探那个小少年,可大家都怕其中有诈,这个时候如果能用其他人的贴纸去试,试成功了,也不过就是损失发现鬼的剧情点,任务完成的奖励还是很多,尝试失败了,死的也是燕星辰。]

    [是的,而且如果尝试成功,这个人你完全可以等鬼杀了燕星辰之后再动手,这样剧情点就能重新顺延到他身上,完全不会亏损什么。]

    [所以他选了燕星辰啊,燕星辰绝对是这个副本中武力值最差的,没有赴死者在身边保护,他根本无法对付其他玩家,就算燕星辰的绿色贴纸真的测试出小少年是鬼,燕星辰也没有自保能力。你看现在,燕星辰不是站在门口没什么办法吗?]

    [那些说燕星辰聪明就够了的人,现在明白了吧?到了高级副本,再聪明,没有自保的能力只会成为别人的工具……]

    [我靠燕星辰在干嘛??]

    直播画面中,那玩家本来一手抵着门

    ,一手转着手中的长针,整个人都挡在燕星辰面前,青年站在门口,看似毫无逃跑的可能。

    可他似乎眸光一闪,稍稍一个侧身,居然直接在那个玩家的眼皮子底下,从另一侧缝隙之中跑了出去!!

    那个船员装扮的玩家自己都愣了一下——他根本想不到眼前的病秧子是怎么在他面前跑掉的。

    但这个船员装扮的玩家根本没有慌张,还冷冷道:“你都出门了,跑能跑到哪里去?”

    对付一个身体不好的小白脸而已。

    这个玩家转身就要追。

    此时,正巧另一个玩家也从从另外一侧出现了!

    刚出现的这个玩家正在朝着燕星辰和齐无赦的房间走,明显也是冲着“燕星辰”来的。

    谁都知道,这种时候,使用一个武力值很低的玩家的绿色贴纸,简直就是百利而无一害的绝佳办法。

    刚出现的这个玩家一看到“燕星辰”朝自己跑来,双眼一亮。

    青年却立刻露出了期盼的神色,主动跑到了这个新来的玩家的身侧,慌乱地喊道:“我、我记得你,你也是玩家。刚才这个人……”

    “燕星辰”指了指刚才假扮船员堵门的那个玩家,诚恳道:“这个人他抢了我的绿色贴纸,肯定要用我的贴纸去试鬼怪。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下?帮我抢回来,一会赴死者和周晚他们回来,肯定会给你报答的。”

    船员装扮的那个玩家第一时间听出了这句话里的不对劲:“你说——”

    新来的玩家看着身侧的青年,不怀好意地笑了:“你是说,你的贴纸已经到了这个穿着船员衣服的人身上?”

    “燕星辰”重重地点了点头,指着堵门那个玩家的口袋:“我亲眼看到他塞进口袋里的!”

    “你胡说,我还没来得及抢你的贴纸你就跑了。”

    这人并不想在小少年的身份还未确定的时候多生事端,赶忙把自己的口袋翻转过来想证明。

    可这人刚把船员衣服的口袋翻转过来,一张纯绿色的贴纸就出现了。

    这人都没想到自己口袋里真的有贴纸,瞪大了眼睛,又看向齐无赦:“你……你……!?”

    这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口袋里真的有绿色贴纸,但他思维极快,立刻明白过来——不管贴纸是怎么到他身上的,他都有了多余的一份贴纸!

    他来这里堵燕星辰,不就是为了贴纸吗?

    这个贴纸,绝对不可能再给别人了。

    天色又暗了一点。

    天黑之后,贴纸将失去效用。

    时间不多了。

    齐无赦不着痕迹地稍稍退开了几步。

    他没了贴纸,在其他人眼里就没用了,两个玩家谁都没有看他。

    他们的目的只有贴纸。

    他们要的是多余的一份贴纸去试探小少年到底是不是鬼,成为完成任务的那个人。

    这两人在隔着长长的走道对视了一眼。

    刚来的那个玩家低沉道:“那我就让他把贴纸交出来。”